第 226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他那小胳膊小腿儿哪里赶得上,他很快就摔了,整齐的马蹄声隔绝了他的哭声,军队渐行渐远,终于……再也看不到了。

    他在那条官道上待了三天三夜,终于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想要再见到对方,他只能一直沿着这条官道追下去。

    八年后,他终于成功踏进了那个繁华热闹的京城,成了那一届的两榜进士,可他并未见到对方,那个已然长成一个高大的男子,成了太子的左膀右臂,他们在战场厮杀保家卫国开辟疆土……

    他知道,还不够,还不够,他废了很多心血留在了京城。

    从一个小官一步步往上爬,他等了两年,终于在阔别十年之后,他再次见到了那人。

    他后来耍了手段,在那人班师回朝之后,故意在他回府的途中,撞碎了他一块美玉,与他身量相当的青年依然是一脸的爽朗说着不必了,可他坚持。

    因为他所求的……从来就只是单单擦肩而过。

    可那时他并不知晓,不知晓自己对对方的心思,以为只是年少时对救命恩人的孺慕之情。

    直到后来,养父母过世,他在丧期,已然成了至交好友的青年前来吊丧,当时他就跪在棺材前,青年难得没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笑意,满眼哀伤地走到他面前,张开手臂搂住了他:别难过,你还有我……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肮脏不堪的,想要将其困锁一世的卑微又忍不住偏执执拗的心思。

    可他不敢,他怕说出口之后,连对方的面都再也见不到。

    好在,对方执迷于征战与保家卫国,一走就是几载,根本对成婚之事不上心,虽然几年才能见到几面,可他竟不觉得难过。

    他卑微而又虔诚的祈求他不要娶妻。

    否则,他不知道若是这人成婚,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那人也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他大概也没想到,他尽心辅佐的太子如今的皇上,刚登基不过数月,竟突然暴毙而亡。

    他第一次见到那人那般伤心的模样,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不日不休的饮酒,痛不谷欠生,他忠的君,甍了……他的抱负,他的天甚至都塌了……

    他过去的时候,对方醉得一塌糊涂,抱着他哭嚎,哭他没有保护好皇上,哭他以后大赵的江山要怎么办?哭那些可怜的黎民百姓……

    他劝慰了很久,瞧着抱着他的腰肢哭得恍若孩童的男子,突然觉得天地间,都不如这人的一颦一笑来得重要。

    后来,几个云戟帝的心腹商议让云戟帝的胞弟霁王即位,他当时已经位极人臣,他想要辅佐谁,他就帮他。

    可后来他才知道,这件事,是他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如果知道那赵帝狼子野心,如果知道那赵帝心存歹念,他就是拼着与他决裂,也要阻止。

    即使他会失去他,也不愿他最后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

    可当时他不知道,他助赵帝即位,看到他松了一口气,终于再次展露的笑颜,觉得心满意足。

    可这般的轻松却随着后来两年发生的事,越来越不对劲……

    随着越来越多云戟帝的旧臣被贬,他越来越暴躁,越来越心焦,可却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而他对他的心思,也达到了鼎盛,他怕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可瞧着他日益紧锁的眉峰,却不忍心。

    不忍心给他徒增烦恼,所以,他想着,再等等吧……再等等吧……

    那时,凉州出现了瘟疫,因为灾情严重,朝堂之上无人敢前往,那人不舍得百姓遭受此等灾祸,毅然决然想要前往,他怎么舍得?

    于是,在他开口之前,临危请命,最终这件差事落到了他的头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