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选择(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欢愣了一瞬,问:“这是什么意思?”

    白狼站起身,围着她走了一圈,语气平淡地开口:“我只能帮你渡过三次劫难,三次已过。”

    “但是我有私心,所以还可以救你一次,如果你想回到阿古达木和靳浔的身边,我就救你。”

    “但你回去之后,之后的人生再怎么样苦难,我都不能再帮你了。”

    “如果你不想回去,那么便跟我去天神的怀抱。”

    “选择权在你手上,这一次,你的命运由你来做主。”

    叶欢看着白狼,内心五味杂陈。

    ……

    “叶欢,还没有醒吗?”靳浔端着个木盘,走进王帐。

    阿古达木闻声转头看向他,眼下乌青,摇了摇头。

    靳浔放下木盘,忧心忡忡。

    床榻上,叶欢脸色苍白,嘴唇发紫。

    赫捺和达哈尔的大夫都说,她中的毒一时半会找不到解药,如果找不到解药,那么她只有两天可活。

    如今,已过去一天。

    阿古达木一步也不肯离开叶欢,就连换药,都是靳浔逼着他去的。

    “你吃点东西,我来照看叶欢吧。”靳浔说。

    阿古达木迟钝了一瞬,失魂落魄地点点头,缓缓站起身。

    坐在桌前吃着饭菜,他却觉得如同嚼蜡。

    靳浔洗了块干净的手帕,坐在叶欢身边,动作轻柔地为她擦拭着脸颊。

    “叶欢,你怎么还不醒……”他低喃着。

    阿古达木却听见了,闻言,他的心狠狠一痛。

    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逼着叶欢嫁给靳浔了,若不是他以达哈尔为责任拜托叶欢,叶欢又怎么会单独跑去赫捺。

    帐内压抑的气氛压得阿古达木喘不上气,再也吃不下一点东西。

    他猛然站起身,撂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就离开了王帐。

    靳浔只是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视线就回到叶欢脸上。

    擦拭完她的脸颊,他起身将手帕丢回水盆,又拿起桌上的水碗回到叶欢身边。

    他先是扶起叶欢的身子,再将水碗的边沿轻轻靠近她的唇边。

    可还没等他帮着张开她的嘴,她的双唇就微微轻启。

    靳浔一愣。

    下一秒,她的声音自她的口中发出:“靳浔……”

    靳x.q.s.d.j浔身形一僵,水碗就掉落在自己的身上,沾湿一大片。

    可是无瑕顾及,他立刻转头看向叶欢。

    只见,叶欢双眼微微张开,正看着自己。

    “叶欢……”靳浔有些不相信地唤她,声音颤抖不已。

    他好害怕这是做梦。

    “叶欢。”于是他又唤了一声。

    “嗯……”虚弱的声音在靳浔耳边响起,“是我。”

    下一秒,靳浔的眼眶就红了,眼泪扑簌簌地落下,划过他的脸颊,落在叶欢的手上。

    “哭,哭什么……”叶欢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

    可是靳浔没有回答她,抱着她的双手却不断缩紧。

    不是梦,不是梦。

    “好了。”叶欢抬起手,轻轻拍了拍靳浔的手臂,“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靳浔哭得无声却汹涌,并没有注意到她说的是“回来”,而不是“醒来”。

    阿古达木在这时回到王帐,他一掀开帐帘,看见两人紧紧拥抱,紧接着便看见叶欢睁着眼睛,还在笑着安慰靳浔。

    他愣了一瞬,而后大步跑上前。

    “阿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