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酒场规矩(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47章酒场规矩

    章清见萧峥如此郑重其事,就道:“萧镇长干嘛这么客气?有事情,先说出来嘛。能帮的话,我肯定帮啊。”萧峥就道:“章委员,你也知道,虽然组织上给了我党委委员、副镇长的职务,可是我实际上是光杆司令,下面一个人都没有。所以,希望组织上能给派个干部,以前我在党政办当副主任的时候,海燕就在我手下干过,她的工作能力我很满意。所以,希望组织办能考虑我这条线上的困难,把海燕派给我了。”

    章清一听,转向李海燕:“海燕,你愿意去安监上工作?今天我们都是自己人,我们也不说虚的,安监上可都是苦活累活,而且还吃力不讨好呢。你这么过去,会不会太亏了?”

    不等李海燕回答,萧峥就道:“章委员,要是觉得海燕吃亏,可以给她一个安监站的副站长当啊。”

    章清一听,忙说:“萧镇长,这事情,我说了可不算啊。你也知道,我们镇上所有人事问题,最后都是宋书记说了算的。”

    镇长管文伟插话道:“章委员啊,萧镇长那边的工作,的确有实际困难。他那边如果没人,工作就很难开展,安监工作也就很难监管到位,万一最后又出什么问题,对我们整个班子都不好。所以,还必须得章委员照顾照顾啊。”

    “是,这情况我也知道。”章清见管镇长也说话了,也没法再推了,“管镇长,我尽力去宋书记那里建议。但是,最后同不同意还得看宋书记啊!”

    “这个肯定,我们也清楚,现在调整人员都是宋书记说了算。”管文伟表示理解,这种情况他这个镇长当然也很清楚,“不过,我们知道章委员如果强烈建议的话,也是很管用的。来,萧镇长,我们一起敬一敬章委员啊。”

    说着,管文伟也站了起来,和萧峥一起来敬章清。

    此时,镇人大主席高正平也站起来:“我也一起敬章委员。对了,海燕,你不一起来吗?”李海燕忙站起来,道:“我也敬章委员。章委员,我是真心想到安监站工作,从参加工作以来,我就一直在党政办,没从事过具体的业务工作,所以希望章委员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到其他岗位上历练一下”

    章清见大家都站起来了,给足了他面子,就道:“管镇长、高主席,你们都站起来,我实在不敢当啊。这样吧,这件事我尽力去办就是了。”

    在镇上,镇长“一支笔”,管的是钱。章清是组织委员,平时基层党建要花钱,此外还得经常跑跑组织部门,请请县里组织部的领导,送点小礼物,都是得花钱的。跟管镇长关系不搞好,章清在花钱上也会很难过。

    为此,章清非常清楚,宋书记那边不能得罪,管镇长这边也一样要照顾好。

    至于镇人大主席高正平,手中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可人家毕竟是正职,在党政联席会议上也是有些话语权的,你跟镇人大主席搞不好,人家在班子会议上跟你对着干,或者平时在班子里对你说三道四,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此外,高正平也将镇人大代表、县人大代表的推荐权,牢牢抓在手中的。章清还不是县、市人大代表,他很想通过高正平来搞到一个县级以上的人大代表,这虽然只是荣誉,但对一名干部的提拔也是非常加分的。

    所以,章清对高正平也颇为客气。

    今天管文伟、高正平都替萧峥、李海燕说话,他也不能视而不见,嘴上便答应了下来,站着将一盅茅酒喝了下去。

    坐下后,章清还故意道:“管镇长、高主席,明天我去向宋书记汇报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按照刚才萧镇长说的方案,我会建议让海燕到安监站当副站长。这样即便宋书记不同意她当副站长,说不定也能同意海燕调到安监站。”

    这的确是一个办法,跟领导汇报工作,先把要求提得高一点,就算领导不同意,但你原本的目的却有可能达到。这也是汇报工作的一种方法。

    高主席道:“章委员工作还是有一套方法的。海燕,你还不快再敬敬章委员?”

    李海燕其实酒量一般,刚才喝了几杯酒之后,本来白皙的脸蛋,此时两腮已经浮起了明显的红霞,增添了两分妩媚之感,这是在李海燕不喝酒时看不到的。但萧峥知道,李海燕不胜酒力,就道:“章委员,我来替海燕敬一敬你吧?”

    章清却不愿意,他说:“萧镇长,你怜香惜玉了不是?这可不行!海燕这样的年轻干部,就是需要‘酒精考验’啊。她现在都还没到你手下,你就呵护得这么好;以后到了你手下,你不得捧在掌心里?她还怎么成长啊!这杯酒,要么海燕自己喝,要么就不要喝了。”

    这话,带着似真似假的威胁,让萧峥有些为难了。

    李海燕不想让萧峥尴尬,马上站起来道:“章委员,我师父也是关心我,他以为我酒量不行。可事实上,这几年在党政办锻炼下来,我的酒量还是有进步的。我先敬章委员,等会再敬其他领导。”

    章清笑道:“哎!海燕同志今天拿出态度来了!”管文伟和高正平的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来。

    萧峥却有些替李海燕担心,他怕她这么喝,一会儿要醉。但按照现在的情况,不让李海燕喝,也不太行。

    在酒场经常是这样,开始的时候是为了应酬,喝到后来,大家就是为寻开心,不喝足、喝满、喝到兴奋,轻易不会散场。

    李海燕又敬了一轮,她的酒量差不多到了极限。

    这个时候,老板娘简秀水又来了,她手中拿着一个杯子,另外一只手中还拿了一瓶白酒。这也是一瓶酱酒,竟然也是茅酒。

    高正平带着浓浓酒意,满面通红地问道:“妹子,你这么长时间不来,刚才干什么去了?”简秀水笑颜如花地道:“高哥,我刚喝了你们那么多好酒。一直想着还给你们,所以在镇上的小卖部、超市转了一圈,才买到这一瓶茅酒。等会,我还给大家准备了几盒葡萄,现在夏天,正好吃葡萄,大家等会带回去。”

    萧峥听了为之一愣,一瓶茅酒、几盒葡萄,这得多少钱?今天他在她这里吃一顿,酒也是管镇长的,她应该赚不了多少钱。她这么做,难道不会亏本吗?

    可在座的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替简秀水考虑这么多。章清道:“老板娘,你可太够意思了。”高正平也笑道:“章委员,秀水妹子太客气了,以后我们可要多来啊。”

    简秀水也不多说,将酒给众人都斟上,又来敬大家。

    当这瓶酒喝完,所有人的酒都到位了。管文伟酒量最好,但酒意也已经颇浓,他说:“明天还有工作,今天的酒就到这里了。”章清道:“是啊,不能再喝了。后天肖书记还要来,明天我们还要准备汇报材料,明天头昏脑胀,材料都搞不好。”

    宴席就这么散了。管文伟、高正平、章清都住在县城。管镇长说:“你们都坐我的车,等会让小冯一起送了。”高正平道:“这最好了,今天坐镇长的车了!”管文伟三人就钻入了车内。

    老板娘简秀水将四盒葡萄捧出来。她这么一个长相妖娆的女人,搬东西却挺有力气。但萧峥见了,还是马上接了过来,放入了管镇长后备箱,又隔着玻璃窗道:“管镇长、高主席、章委员,还有小冯,你们的葡萄都放在后备箱了。”领导和小冯都道:“好,好,谢谢了。”“明天见了!”

    挥了挥手,小冯启动了车子,朝县城方向驶去了。

    萧峥、简秀水、李海燕回到了小面馆里。李海燕忽然一屁股坐到凳子上,说:“我喝醉了,我要休息一会。”然后,双臂横在桌子上,脑袋枕在上面,就这么靠着一张饭桌睡着了。

    萧峥只好对简秀水道:“不好意思啊,让海燕休息一会儿。”简秀水道:“你跟我客气什么?她今天喝了不少吧?我去给她泡点醋梨解酒水,解解酒。”随后,简秀水一边做解酒水,一边让厨师和服务员早点将包厢收拾一下,赶紧回家。

    自从这家小面馆开张以来,今天恐怕算得上是最热闹的一天,厨师和服务员倒也没有怨言,反而说:“我们没关系,只要咱们小店生意好就行了。”看来,平时简秀水待两个员工还不错,人家才不会跟她斤斤计较工作时长。

    半小时之后,厨师和服务员忙完了,跟他们打了招呼,回去了。

    简秀水拿了用醋和蜂蜜调的梨子水,让李海燕喝了。

    萧峥掏出一千块钱,递给简秀水:“这是今天的饭钱。”简秀水朝他看看:“哪要这么多!今天一桌菜,两百块钱,足够了!”萧峥道:“还有酒,还有葡萄。”简秀水道:“我不是说了嘛,这酒,这葡萄都是我请你们的。”萧峥道:“这怎么可以,不能让你亏啊。”简秀水将萧峥那沓钱拿去,从中抽出了两百块,其他八百块塞回了萧峥的口袋里,道:“你看得起我,就收回去。”

    萧峥能感觉到简秀水的手,从他裤袋里擦过的感觉。简秀水是真的将八百块钱,塞回给了萧峥。

    他瞧瞧简秀水,感觉这个女人,并不是那种贪心的女人。但萧峥还是不好意思,毕竟她的生意算得上小打小闹,赚不了多少钱,一瓶茅酒和几盒葡萄的钱,搞不好她半个月就只能赚这么点,萧峥道:“这样不行。”

    简秀水道:“这样吧,萧干部,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那你帮我出个主意吧。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一个事情,可就是拿不定主意。”

    萧峥问:“想什么事情?”

    简秀水道:“我想把咱这家面馆,改成一家饭馆。你也知道,小镇上,面馆真赚不了多少钱。我想赚更多的钱,否则过不上像样的日子。”萧峥瞅着简秀水,发现简秀水黑黢黢的眸子中闪着光。

    萧峥这时才感觉到,眼前的这个面馆老板娘,恐怕不是那种甘于平凡的普通小镇妇女,而是有点想法,有点野心的女人。萧峥心里就多了一丝好奇,问道:“简姐,你想赚多少钱?”简秀水脱口而出:“越多越好,到底是多少我也不知道,总之能让我和闺女可以过上体面日子。我还想让我闺女读高中、读大学,以后到大城市。”

    萧峥心头不由对简秀水多了一丝敬意,一个没了老公的小镇寡妇,不甘命运的安排,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改变闺女的命运,这样的女人,萧峥是佩服的。

    他说:“简姐,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得开饭店。”简秀水的眸子亮了亮,她瞅着萧峥:“萧干部,我把这个想法,问过好几个亲戚了,他们都说我这样的女人,折腾什么,让我别开,会亏本。只有你鼓励我。”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