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管因陀罗怎么想,反正宇智波斑是他后代这件事情已经板上钉钉没法改变了。

    但作为见惯了大世面的成年人,大筒木因陀罗八风不动,以一种无比沉稳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

    因陀罗说到:“事情我已经知晓,我可以帮你们争夺圣杯。但在此之前,我有必须要调查清楚的事。这件事情不调查清楚,我不会出手。”

    他们俩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啊?!

    千手扉间捏了捏鼻梁,叹气到:“什么事?”

    “黑绝。”

    黑绝?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对视了一眼。

    “听说过?”因陀罗问到。

    宇智波斑反问:“你要调查什么?”

    因陀罗视线在宇智波斑身上一扫,挑眉说到,“我当初留下了线索,要之后的人警惕他,看来你们之中具备能够看完整个石碑内容的人在。”

    “调查什么?自然是调查清楚他的踪迹,找到他,然后杀了他。”

    胆敢用那种恶心的谎言蛊惑欺骗他,令他蒙羞,就要做好接受他怒火的准备。

    当年忍宗的继承人由他变成了长久以来实力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兄弟,因陀罗无法接受,这在他看来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否定。可回过头来仔细思考,他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并不奇怪。

    阿修罗为人处世的风格和手段的确要比他温和的多,受人欢迎程度也比他强上不少。这种温和的风格这也正是当时忍宗所需要的。

    刚从战乱中恢复正常生活的人们,需要更加平稳的领导者。大筒木因陀罗足以担任领导者,但他不是能够将平和延续下去的人。

    因陀罗承认自己性格中有难以控制的偏激的一部分,这件事他的父亲大筒木羽衣和弟弟大筒木阿修罗一清二楚。就算没有黑绝,他和阿修罗之间早晚会产生裂痕,但是这家伙偏偏加速了裂痕的出现,并让它由可修复变成了无法逆转。

    一直到兄弟相残。

    他们父亲最不希望看见的事偏偏在这个家伙的操纵下愈演愈烈,甚至于到了后代只记得彼此之间的仇恨而忘却他们之间血缘亲情的存在。

    因陀罗握紧拳头,一身杀气惊人。

    如果不是黑绝利用他,在他耳旁不断挑唆,事情不会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变得无法挽回!

    “这件事与你们无关,我会在圣杯战争开始之前处理完,不会耽误答应你们的事。”因陀罗说到,“令咒能够联系我,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吧。”

    因陀罗身躯逐渐灵子化,正准备离开时,被千手扉间叫住。

    “先别走,黑绝的事情不着急。那家伙已经被封印起来了。”

    “.……封印?”因陀罗皱眉,“不可能,连他的目的是什么都不清楚,你们身上没有值得吸引他的地方。”

    他的查克拉转世勉强可以作为吸引点,但是阿修罗的查克拉转世不在,宇智波斑对他来说没什么作用。

    “如果他的目的是为了挑拨你们兄弟之间的关系,那么斑是你的查克拉转世,我的兄长千手柱间则是阿修罗的查克拉转世。”千手扉间说到,“如果是为了别的,斑具备开启轮回眼的资质,并且已经开启。”

    宇智波斑的双眼中浮现出一圈圈波纹,将轮回眼展示给因陀罗。

    “单单是后者就已经足够作为诱饵。”

    因陀罗看着那双熟悉的眼怔愣,随后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后代!”

    原本以为还要花上不少时间布局把那个家伙引出来,没想到他的后代已然能够把事情完美解决了,省了他不少功夫。

    “那么我们可以准备进行圣杯战争了。”因陀罗说到,“看在你们替我解决了大麻烦的份上,我会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很好,就这样一个接一个把对手解决掉,然后把圣杯抢回来送给他的后代!

    这家伙怎么不肯听人把话说完?

    宇智波斑皱着眉,一副不愿意和‘自己’沟通的模样。

    千手扉间喉头一哽,呼吸一窒,“.……听我把话说完。”

    因陀罗点了点头。

    “你也看到了,就算我们这方拥有轮回眼,但依旧选择召唤英灵,并非为实力不强大,而是敌方数量众多。”

    “这次情况不同以往,没有七骑英灵,你的目标只有占据圣杯的杀生院祈荒一个。”

    “任务也很明确。”

    “杀了他然后毁灭圣杯。”

    灯火摇曳,一盏盏烛台连绵不断,昏暗的光照亮这个广阔的空间。高大的石台上端坐着一个人。

    他用白巾裹住头发,身旁护卫一般站着五个打扮整齐统一的人。那一身漆黑的僧袍反不出什么光来,就好像黑洞,将一切碰到的事物全都吞吃下肚据为己有。这样奇怪的人身上却充斥着一种安宁,他面带微笑,聆听着底下人的发言。

    是信徒?

    看上去不像。

    那些站在高台下向上仰望的人眼中有狂热有痴迷有畏惧,唯独没有那种崇高的名为信仰的东西。炽热浓烈的眼神如同乌黑的海浪冲击高崖,卷携着腐烂的鱼,泛着腥臭味。

    无趣无趣无趣无趣无趣无趣无趣无趣无趣无趣

    人类有时候就是这样毫无意义。

    杀生院祈荒垂下眼。

    那双金色的眼睛甫一离开他的“信徒”身上,他们就慌了神,从一个人,到这个空间里的全部,声音嘈杂起来,铺天盖地笼罩住全部空气,几乎要将上方厚厚的岩石层掀开。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