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完结(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既然父女俩知道南露的小动作,自会有所提防,她就不操心了。

    闺女在家玩足半个月才离开,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有假期。就算有假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社交圈子,未必回乡下探望父母。

    大清早的,一家三口从罗家的禅意小院送出门,横穿枯木岭,花大半个小时走到前边的山门口。

    “爸,妈,回去吧,不要送了,车子等得不耐烦了。”

    崔安之背起行囊,回头冲父母挥挥手,果断上了停在门口多时的车子。那是单位派来接她的车,等一下直接去机场,全程与外人无接触。

    “年哥,你说安安这份工作什么时候才能退休?”罗青羽忧心忡忡道。

    “法定退休年龄。”农伯年好笑地回道,轻拍罗小妹的背,温言安抚,“你不用担心,她这工作和林林没什么区别。”

    经过多年的教育和培训,闺女的心理素质得到极高的提升,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轻易受打击。

    有些孩子的成长过程,沉重而痛苦。

    撑过去了就是龙,撑不过就回山里当一条虫,看各自本事了。

    大儿子林林在家时,常和他爹讨论政治,分析各阶层人们的心理变化等;和老妈聊天时,只谈论军校,谈论帝都的八卦,涉及工作内容的话只字不提。

    老二农世尧天南地北,无话不谈,包括农氏科研室的一些核心技术。

    因为老妈听不懂,老爸本就是科研部门的老大,和他谈这些完全没毛病。

    “唉,他们三个越来越不着家了……”罗青羽嘴角微抿,凝望远去的车子叹道,“爸妈又搬了,咱家越来越冷清……”

    “不是还有老铁和皇子吗?”这两只大狗子是陪伴两人最久的,农伯年轻抚妻子的臂膀,道,“还有我,和山里那么多小动物,知足吧。”

    在别的家庭,年轻夫妇最不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

    无可否认的是,长辈们搬走了,山里的确很安静。所以,他去年把研究工作拿回家里做,不让她独守空山。

    如今,种草的山仍在,山里的小动物是新捡回来的。羊群也还在,除了各种自制的花茶、果酒,羊奶仍是大家喜爱的一道营养饮品。

    “走吧,趁今天出来,我们到处逛逛。”见她蔫蔫的,农伯年提议道。

    “你有空咩?”罗青羽睨他一眼。

    他把工作拿回家做,便成天躲在农业园搞研究,除了一日三餐和晨运、夜跑,再无多余的时间陪她。

    “有,今天有。”农伯年笑了笑,手指村路的前方,道,“就从那边逛到陈家村,再绕到曹家村……”

    虽然合并了,夫妻俩仍习惯性地称呼以前的村名。

    沿着村路漫步,看着路两边的乌甘草田,罗青羽不禁回忆起一桩往事来,顿时感慨万分:

    “大谷庄的村民还是挺幸运的,当年要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各村合并的那一年,见大谷庄的环境越来越好,谷翔的父亲曾经找过村领导,想在新大谷庄里要一块宅基地盖大别墅。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家中的长辈总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叶落归根,希望村里成全。

    可是,他们家搬出去几代了,对村里既无贡献,又无人长住。只为了盖一间别墅,让家人偶尔回来度假,这不是浪费村集体的资源吗?

    不必开会讨论,干部们在吃饭时间闲聊几句便否定他们家的申请。

    为此,谷翔怀恨在心,找人从实验室里弄出来新种类的昆虫幼虫,试图给村民造成虫害,来年颗粒无收。

    乌甘草田不能喷农药,村民们用老方法喷洒驱虫,可惜行不通。那些幼虫繁殖得很快,眼看祸害了一片又一片麦田,只好向阿青求助。

    因为,乌甘草出自于罗家,她家又能人众多,大家对她寄予厚望。

    于是,罗青羽一边自己找办法,一边和农伯年沟通。

    结果,用不着他出面,让几名学生带回一批植物精华液混在草木灰里,再向地里喷洒。

    三天之后,村民如临大敌的虫害全部成了地里的肥料。

    庄稼保住了,且不影响乌甘草的质量,警察也调查出这次虫害发生的原因。当知道是谷翔搞的鬼,气得村里的年轻人差点跑到他家,将他全家就地正法。

    而事发之后,他的父母多次回村里恳求原谅,皆无人理睬。他们的亲叔公一家也扬言,已和他们家脱离关系。

    如此一来,谷翔一家在村里已无立足之地,成了彻底的外人。

    正因为这件事,村口的路障撤了,但摄像头仍在。坏人要作祟,之前那种路障形同虚设,不如撤了,换成升降路障。

    平时,车辆出入无碍,一旦响起警报,各个路口升起路障,来个瓮中捉鳖。

    当然,这只是一个构思。

    多年以来,村里只出过一回内贼,无外人使坏,因而未曾正式使用过……

    面对媳妇的赞扬,农伯年坦然一笑,爽快地照单全收了,懒得谦虚客套。

    清爽的早晨逐渐升温,太阳升起来了,日头猛烈,夫妻俩依旧继续逛着。逛完好几个地方,绕到燕子岭,途经一片芦苇荡,遥望正在悠然栖息的天鹅群。

    正如丁寒娜所言,枯木岭人丁兴旺,百鸟归林。这几年,枯木岭里不知何时多了各种鸟。不仅有鸟,还多了好些不知名的昆虫。

    罗青羽种在山里避蚊虫的药,似乎对这些虫子不咋滴奏效。

    这不奇怪,任何一种环境,都能衍生出适应此地环境的小生灵,枯木岭也不例外。幸运的是,那些草对蚊子苍蝇依旧有效,仅花树果树多了几种肉虫子。

    放心,不吓人,天天有大批鸟雀在她家屋顶的上空遨翔长鸣,仿佛在呼朋唤友来她家聚餐。

    所以,每到虫子横行的季节,来她家拜访撒野的鸟儿便越多。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