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7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放手!”安道宁没想到张淑贤的力气这样大,一时间竟然挣脱不开她。

    当张淑贤知道安道宁有份害死沈从义时,就对他充满了仇恨,刚才他还打伤了沈从如,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张淑贤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所以她也不害怕了,就算死,也要拖他一起!

    “你们快跑!”张淑贤死死咬住安道宁的胳膊,后者一拳砸向她的脑袋,她头昏脑胀,却没有松手。

    “妈!”沈从如哭着大喊道,她的小腿被子弹击中了,一瘸一拐地跑过来,想救张淑贤。

    从善也跑了过来,然而速度还是不够快,只能眼睁睁看着安道宁朝张淑贤的额头开了一枪!

    “妈!”

    “舅妈!”

    两道惊呼声响起,安道宁狞笑着推开张淑贤的尸体,拿枪瞄准了从善。

    “咚!”沈从如用力撞在了安道宁的后背,而从善也擒住了他的胳膊。

    “畜生,我要你偿命!”沈从如见母亲已死,血红了双眼,拼命掐住了安道宁的脖子。

    “放手!”安道宁一脚踹向从善的肚子,从善立即躲避,脚下却踩到张淑贤流出的鲜血,重心不稳,身子往后倾倒。

    千钧一发之际,韩熠昊终于赶到了,然而当他踹开大门,却看到这样心神俱荡的一幕。

    从善拉着安道宁,安道宁扯着沈从如,三人一齐滚下了楼梯!

    “从善!”韩熠昊飞速冲上前去,却只能目眦欲裂地看着从善从楼梯间滚落下来,当他接住她时,她只能捂住肚子发出虚弱的呼喊。

    “我肚子好痛——”

    血,从她的身下蔓延开来,像墨般染黑了整片天地!

    韩熠昊抱起她,发疯一般往外跑去,像负伤的野兽般,声音惊动天地:“快叫救护车!”

    ——

    美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亨利,在他所著名的短篇小说中提到,“人生是由啜泣、抽噎和微笑组成的,而抽噎占了其中绝大部分……”

    这句话钱少杰以前并不认同,然而当他看到那两个曾经坚强如铁,如今却疲惫消瘦的男人时,才终于懂得了这句话的含义。

    门内

    王婷安静熟睡,她失血过多,又受到惊吓,如今陷入了昏迷。

    门外

    勾子铭双手合十,静静坐在长椅上,祈求上苍快点让她苏醒。

    门内

    从善脸色苍白,双眉紧蹙,已然昏厥了过去。

    门外

    韩熠昊木然地站在手术室外,拳头紧握,心痛如绞。

    谁也不知道命运下一步会是仁慈或是残忍,正如谁也预料不到,明天的明天,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THEEND>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