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人知道什么了?」

    「我敢肯定,寒桑结这事肯定和容卿有关。容卿的医馆里,肯定有诈。」

    「寒桑结自幼与容卿一起长大,有什么都会多留他一份,而上次那秦楚楚就调戏了一把寒桑结,就被杀了,这次他失踪那么久,他还有空照顾母亲呢!」

    我越想越是,况且听盛辞说,容卿最近很少出门了,医馆也不怎么开,除了给寒桑结弟弟妹妹送吃食以外,基本上都不出门。

    「可是我们就这样贸然闯进去,万一没找到人,岂不是闹了笑话?」

    元十六显得有些担心,不过我坚持要去荣卿那里,再探个究竟。

    ——

    没有一丝光亮的地窖里,寒桑结已经在这里待了好久了,他甚至不知道外面是天黑还是天亮。

    地窖门被打开,一身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容卿放下手里的食盒,看向被绑在床上的男人。

    「寒大哥,吃饭了。」

    寒桑结偏头,微微闭上眼睛。「你打算关我一辈子吗?」

    容卿手指顿了顿,又看了眼床上的人,拿出食盒里的粥,坐在他的床边,手指极尽温柔地抚过他的鬓角。

    「寒大哥,我会照顾好你的。」

    寒桑结偏头闭上眼睛,他手腕已经被绳子勒出了血痕。

    粥有些烫,容卿将粥放在了一旁,又掏出瓷瓶给寒桑结的手腕擦了擦药,自顾自地说着:

    「寒大哥,我把你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回不了头了!」

    寒桑结没有说话,他看着替他上药的少年,莫名就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猫一样的少年躲在他家的后院,浑身脏兮兮的,可怜极了。

    他那时没有赚钱为生的本事,还有弟弟妹妹需要照顾,家里就只有在府衙领的两碗米汤。

    他认得他,是新来医馆那个大人认领的儿子。

    他本没有同情心泛滥,可在对上他那双眼睛时,还是将自己的那碗米汤分了出去。

    小孩吃得狼吞虎咽,吃着吃着就哭了。

    他那时候有些不懂,能被那位大人看上,是多大的福气,吃饱穿暖的,至少不用担心下一秒会饿死。

    可当他看见男孩背上密密麻麻的针孔,以及每天都要吃各种各样难以下咽的药时,便觉得有些心疼。

    「回得了头的。」

    他开口道,谁知少年低着头笑出了声,笑容里极尽嘲讽,他微微抬眼,眼睛里神采奕奕。

    「可我,不想回头。」

    地窖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光射了进来,有些刺眼,还伴随着秋天的风。

    ——

    我裹紧了披风,先一步进去,站风口还挺冷的,不过也总算让我找到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