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慕卿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裴筠煊,我下意识挡在裴筠煊身前,低声说道:「你给我回去,在这里花枝招展招摇过市,勾引谁呢。」

    我语气并不好,甚至带着莫名的恼怒。裴筠煊没有如同往常一般,特意尖细着嗓子,用带着谄媚语气的声音说话,平日里我听见便会十分厌烦,今日我却莫名有些难过。

    他只是点了点头,便退下了。

    「你的小情人好像生气了。」陈慕卿说着,一摇折扇,装模作样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平日里可没发现你对美人这么凶狠的。」

    「凶狠吗?」我压下心里涌起的异样。

    她点点头,「凶得很呢。」

    「一个惦记我家钱又没脸没皮的势利之人,凶了便凶了罢。」

    我这般说着,只见陈慕卿微微打起了哈欠。

    「只是没脸没皮而已,又不是没有心,小十六在哪里,我去看看他。」

    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住。「这小十六可是我预定的人,你可得给我留住,别让别人抢走了去。」

    裴筠煊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元府,都没找到他的足迹。

    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是元府门口的守门人,只说看见裴公子出去了,具体去哪,他也不清楚。

    我躺在床上,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被子上还残留着裴筠煊身上好闻的气息,带着清冷的薄荷味。

    我应该高兴的,裴筠煊自己走掉了,自己既没有损失五千两银子,也不用担心裴筠煊时时刻刻会给元府带来的潜在危机。

    更不用娶他了,我不清楚他接近我的目的,他不像个爱钱之人,可正如元七所说,除了元家的钱,我元九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喜欢?

    夜里没有了他的打扰,我也可以安心睡个好觉,可是我摸了摸脸,却摸到了一手湿润。

    「大人。」

    直到我听见,我惊地坐起身来,看见了月光下模糊的人影,那人披散着长发,我却看不清他的五官,远远看着,像是一个没有脸的人。

    「裴筠煊你别是死了,做鬼来找我了吧!」

    「南无阿弥陀佛保佑我,各位列祖列宗保佑我呜呜呜,裴筠煊,不是我害死你的。」

    那人一声闷哼,躺在了床上。

    「啊……!」我尖叫还未出口,就被人捂住了嘴。

    裴筠煊的声音有点虚弱。

    「活的,没死。」

    我摸到有些温热的体温,还好还好,是活的。

    男人呼吸有些重,像是受了伤,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我爬下床点燃了蜡烛,裴筠煊强撑着坐起来,我才发现他带了一个纯白面具,身上也有着大大小小不一的伤口,染红了他的衣裳,他摘下面具,面具后的脸色苍白如雪。

    我手指微微有些颤抖,裴筠煊却用手碰了碰我的脸。

    「大人,你哭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