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点点头,抿了口冷掉的茶,有些苦了。

    「你看,现在也就我们几个人了,你就说说实话。」

    「我知道,秦小姐的事情与你无关,我只不过是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你遇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人,你明明知道秦小姐非你所杀,你一开始又为什么要承认。」

    寒桑结牵着两小孩的手,垂下眼眸。

    「天块黑了,夜里还有些凉,弟弟妹妹陪我跪了一天,身子受不住,我先带弟弟妹妹回家,大人告辞。」

    「那秦小姐,可有对不住你。」

    寒桑结身子一僵,然后又慢慢地消失在夜里。

    天色渐晚,裴筠煊提着一盏昏黄的灯火,映的人眉眼如画。

    我忽然觉得疲倦漫上心头,只是看着他,一步未挪。

    「大人,我们该回家了。」

    他说着,我点点头,朝外走去,从府衙到元府,有一段很长的夜路。

    昏黄的灯照得路有些不清晰,裴筠煊就在我的左边,手微微扶着我的手臂,极尽呵护的姿态,我清晰地听见他的脚步声,踩着路边的树枝,发出嘎吱的声响。

    「那位秦小姐,我和她打过交道,听过她的一些事情,她虽是个纨绔,与我却从来不是一道人。她从不流连烟花场所,也不喝酒赌博,只是喜欢在街上晃荡,看看路边漂亮的公子哥,对今日的那位寒公子,更是掏心掏肺的好。」

    「我从未见她对谁那般好过。」

    「那位寒公子,捅她一刀是真的想让她死,也是真的狠啊。」

    我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却没有听到回应,停下脚步看着身边的男人,看不清神色,只感觉到他似乎有些疲倦。

    「秦楚楚,是你杀的吧!」

    「大人,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裴筠煊声音依旧是戏谑带着笑意,我听着他的声音似乎都可以想象到,黑夜里,他的眼睛也是这般笑意盈盈。

    「我本来只是猜测,可是今天你一过来,我就知道了。」

    「你知道秦楚楚是在哪里被发现的吗?是我元家的侧门,不是寒桑结那,是我和元十六发现了她,然后又把她丟回了寒桑结那儿。」

    「秦楚楚验尸结果也根本不是心疾,是中毒。可是你为什么要杀她,然后嫁祸给元家?」

    「我猜,你救了正在被欺辱的寒公子,恰好寒公子也想让秦楚楚死,所以并没有阻挠你,你将计就计,杀了她,顺便嫁祸给元家,寒公子为了不供出他的救命恩人,一开始便招认了。」

    「可是,大人,你一开始也并没有打算供出我,不是吗?」裴筠煊的声音响起。

    「全荆州的人都知道,我要娶你,是半个元家人,我这不是在保护你,是在保护我们元家。」

    突然,裴筠煊脚步停住了。我只得跟他一起站在黑暗处,望向不远处的灯火喧嚣。

    「裴筠煊,不管你来元家是什么目的,都请你离开吧!」

    「大人,你一开始就猜到是我,所以你才那么草率地判案了对吗?」他似乎有些不依不饶。

    「我给你钱,五千两银票,你离开荆州,不要回来了。」

    「大人,我若说不是我做的,大人信吗?」

    裴筠煊拉住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我不会害大人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