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元十六也颇有些不解地摇摇头。然后忽然说道:「可能是大人你太轻浮了吧!」

    我目光瞟向他,他微微有些红了脸。

    「你刚刚对着那白公子吹口哨,这是流氓做法,白公子和裴公子都是元七小姐看上的人,被大人你调戏了,她自然是不开心的。」

    我若有所思,然后点点头。

    「也是,不过她不开心便好。」

    近来我爹把账房的事情都交给了元七,这倒是让我想起了我地方官的身份。

    元十六整日大人大人的叫我,我竟也忘记了自己还是有官加身的。

    ——

    城中闹了一场命案,秦府的小姐被人杀害,秦家将府衙的门敲的砰砰作响。

    我下了楼,元十六撑着伞,我叹了一口气。

    「早知这么麻烦,我就不当这个官了。」

    元十六笑了笑,目光温柔,「大人不想管这事,便不管吧,我去把那方大人叫来,这官,还给她便是。」

    「那不行,我可是花了银子的。不过你把她叫来也行。」

    府衙门大开,秦府家主坐在一条狐狸皮的青木椅上,刻薄的面容带着冰霜。身后跟着一众下人,而一旁跪着一袭素雅青衫的男子,男子身姿挺拔,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孩子。

    男孩邋里邋遢的,低着头小声哭泣着,小女孩也同样一身脏兮兮,目光滴溜地看着我。

    府衙外围着看热闹的百姓,我拍了拍惊堂木。

    「哭什么哭,都给我闭嘴。」

    小孩打了一声哭嗝,目光滴溜溜地看向我。

    啧,看着真可怜。

    「不许哭。」我恶狠狠的威胁道,然后拿着台本念道:

    「原告秦绣云,状告东街寒桑结杀害其爱女秦楚楚,可有此事?」

    秦家主脸上冰霜又结了一层。

    「我家楚楚最后见到的那人,便是这寒桑结,除了他还有谁。」

    我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众人目光皆看过来,然后又正襟危坐。

    「噢,有人证吗?」

    秦家家主身后跌出来一个粗布麻衣的小厮,跪在地上,哆哆嗦嗦。

    「回禀大人,我是晚夜值的,昨晚,我,我确确实实看见这位公子和一个蓝衣女子在一起,那女子还抱着这公子。我以为是有情人,就没多管。」

    「我家楚楚昨晚出门,便是穿着一身蓝色衣服,那布料还是我秦家布庄从西域得来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呢?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挑眉,看向跪着的寒桑结,寒桑结微抿着唇,眼尾微微上挑,眼睛黝黑,看不清神色,倒是让我忍不住想起了裴筠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