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们何时这么生分了。」

    元十六似乎落寞。「裴公子说得对,我虽与大人有那么多年的情分,可奴终究是奴,主仆有别。」

    我抿唇,看着他,元十六没有看我,低着头,晚风吹着他有些单薄的身子。

    「他还说什么了?」

    「大人莫要怪裴公子,要怪就怪我不自量力,仗着大人疼我,就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个承蒙大人照顾,寄生在元家的可怜虫。是大人给了我名字,给了我一个家,还对我这般好。」

    元十六莫名红了眼眶。「也多亏了裴公子提醒,不然,别人该说我以下犯上了。」

    身后的裴筠煊步子一顿,忍不住看向我,辩驳道:「大人,我并非这个意思。」

    我眯眼笑了笑。「裴筠煊,你这都没来我家呢,就敢对着我的人指指点点,若是来了我家,岂不是要爬到我的头上。」

    忽然,裴筠煊指着元十六对我说:『

    「大人,你看,他笑了。」

    裴筠煊伸手指了指,我麻溜回头,只看见元十六飞快收起的笑容。

    「哪笑了?裴筠煊,没想到你除了对我的人指指点点,还学会血口喷人了。你这种人,他日要是嫁到我家,我家后宅恐怕不得安宁。」

    一时间,裴筠煊垂下眼睫,眼眶微微泛红,一颗泪珠晶莹剔透,欲掉不掉,我习惯性的心软涌了上来。

    「也是,即便我与大人有过肌肤之亲,可是又怎么比得过你与元公子这么多年的情分,你们自小一起长大,元公子自然是大人的亲人,那便也是我的亲人,我对元公子冒犯在先,那就任大人处罚。

    他说着,打量着元十六的神色。

    「呸,你真不害臊,肌肤之亲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嘛!」

    裴筠煊看向我,眼波含情脉脉。「我与大人的情分虽不及元公子与你,可那两夜床第之间的情话却是大人真真切切说过的,筠煊永远都记得。」

    突然,我见元十六像小炮弹似的冲了出去,拳头又凶又狠地砸了过去,裴筠煊惊叫一声,飞快地躲到了我的身后。

    元十六的拳头离我的脸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裴筠煊从我身后探出一个脑袋,得意地朝元十六挑了挑眉。

    十六慌忙收起拳头,抿了抿唇。

    「大人,是小人冒犯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着:「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哈哈,我也特想揍他。」

    裴筠煊话锋一转对我说:「想必是我又哪里惹元公子不开心了,元公子和大人这般要好,就算打死我也没有关系的,只是伤到大人就不好了。

    我心想,瞧瞧这话,说得多好听呀。

    我忍不住开口嘲讽。「你要是有半句话是真的,我就谢天谢地谢祖宗,给庙里老和尚捐上个一年的香火钱。」

    「大人,如果我有半句话是假的,我就天打雷劈。」裴筠煊说的信誓旦旦,目光真诚,还伸出两指朝天。

    「那你刚刚躲那么快,是想拿我当人肉盾牌嘛?」

    「大人,这是身体本能反应,是个意外。」

    裴筠煊说得真诚,眼睫扑扇着。我听到门外传来我爹的怒骂声。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