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我跟元十六认识的第七年。

    我仔细打量着他,才发现当年那个躲在她身后怯懦的少年郎,已经长大成人,风华正茂。

    「元十六,我把你许配陈家新家主吧,她与我一起长大,对你也颇有好感,你呆在我元家这么多年,自然就是我元家的人,我给你准备了嫁妆,保准你下辈子无忧无虑!」

    元十六手指顿住。

    「大人这是不要我了吗?」

    我愣了愣,有些好笑。

    「你与我一起长大,是除了我爹以外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只是这陈家是个好人家,将你许配过去,是不会吃亏的。」

    元十六似乎有些生气。「我就愿意待在大人身边,谁也赶不走,大人也不行。」

    ——

    夜凉如水,庭院里映着月光,我打开门,瞧见裴筠煊坐在院子里。我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忽然笑了笑,朝他勾了勾手指,朝他扑过去

    「漂亮公子,陪本大人我玩玩!」

    裴筠煊被我扑得猝不及防,

    「大人?」

    我听见有人叫我,迷迷糊糊睁眼间,只看见男人粉色如花瓣的唇。

    嗯,真香,又香又甜。

    第二日一早,当我看见对着我面露委屈的男人,又感觉自己浑身酸痛,我就知道酒后乱性四个字怎么写了。

    「大人莫非这又是要赖账?」

    我迷惑极了,「我又欠什么账了?」

    「大人昨晚在铺上亲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大人说的可好听了,说什么我的心肝呀,我的小宝贝,还说要让我做侍君。」

    「酒后乱性,酒后乱性知道吧!」

    我打着哈哈,麻溜地穿好了衣裳,裴筠煊拉住我,一把抱住我的腰,姿态之妖娆,语气之怨忿,活像是六月飘雪的窦娥。

    「大人你可不能这样啊!你可不能做那负心之人,筠煊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若是大人不要筠煊,那这叫筠煊怎么活呀!

    我一边扒拉着腰间的手,一边抽着身子想朝外走,「都说了是酒后乱性,酒后乱性,你怎么不听呢,再说了,这事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那可不行,大家还说,酒后吐真言呢,想必大人也是真心喜欢我,大人昨天可说的好好的,说要封我做侍君,大人可不能反悔。」

    我低头看去,男人抬眼,眼睛泛着红,波光潋滟,睫毛像扑扇的蝴蝶,真好看呀。

    我刚刚一心软,却见美人忽然落泪。

    「没想到大人竟是那薄情寡义的负心之人!也罢,是筠煊识人不清,筠煊早已经不干净了,怎配许得好人家,大不了,筠煊一死了知。

    说完,竟真的要往墙上砸去,腰间没了束缚,我一边穿衣一边麻溜的朝门口走去。

    「大人,你再不来,我就撞了噢!」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