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今日的小王爷把缠在眼上的绸布给取下了,露出一双清透的异色双眸,白发似雪,清冷寂寥。

    对呀,白发,异色眸,斩月弓。

    这不是猎妖师昭义王还能是谁!

    丹斐心头后悔,要是它早点发现小王爷的身份就好了,不然说什么它都不会来这昭义王府,稀里糊涂就进了贼窝。

    “怎么,今日好像有些反常。”傅清寻伸手逗弄着丹斐。

    他的眼睛还没完全好彻底,只是不用再敷药膏,可这左眼却依旧模糊不清,只能靠右眼勉强视物,没了视妖的左眼,右眼便同常人无异。

    自然也没察觉丹斐的不一样。

    小胖鸟一听这话,连忙殷勤地凑上前去,蹭了蹭对方的手指,装出一副幸福的模样,然而只有它知道,自己的小爪子早就吓得蜷缩起来。

    生怕惹了傅清寻不快,成为小黑屋瓶子里的一员。

    **

    整个白天,丹斐都像个没事鸟似的,该吃吃,该喝喝,终于熬到了深夜。

    昭义王府万籁俱静,咏月早早就把装着丹斐的鸟笼给拎到了厅堂,以免翌日大清早的,这只小雀儿打扰了王爷清净。

    等到府里的丫鬟们都在偏房睡下后,丹斐终于强撑着倦意,伸出爪子偷偷拨开鸟笼的门插。

    它见咏月开过,便悄悄将步骤记在心中,这鸟笼子没什么特别的,不一会儿就大功告成。

    抖擞抖擞羽毛,丹斐颇为留恋地转头回望了一眼小王爷的房间,烛灯早已熄灭,想来是已经睡下了吧。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