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闻言,站在一旁的庆缘吓得心跳都快停了,这二公子怕不是疯了。

    话一说出口,傅清礼也傻了,脸顿时惨白一片,舌头打颤,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有收回的道理?

    他想要起身,却发现腿已经软的使不上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傅清寻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对方神色寡淡,说出的话却如同重锤敲打在傅清礼的心上。

    “父亲?若是父亲知道昭义王府还得靠我撑起门楣,你猜他会如何卑躬屈膝讨好我?”

    傅二公子咬碎钢牙,怒目而视:“无耻!你竟然如此污蔑父亲!你这庶子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傅清寻缓缓蹲下身,与他对视,眉眼淡漠。

    “嫡子如何,庶子又如何?这勋爵功名,总归是写上了我的名字。”他贴近傅清礼的耳畔,轻声道:“我想让你滚,就同杀掉你这丫鬟一般容易,懂么?”

    ——

    自那一日傅被蛇妖伤了之后,丹斐却不知道如何得了好运,小王爷竟然破天荒地不再把它关在笼子里,除了每日喂他吃药得抓回笼中,其余时候都是丹斐在王府中的自由活动时间。

    它修为浅,灵力薄弱,被那蛇妖伤了后,险些奄奄一息,得每日靠着小王爷的丹药渡命,好在这王府最不缺的便是奇珍异宝,丹斐只是短短服用了三日,便觉得体内灵气越发充沛,都快赶得上他几十年的修为了。

    起初,被小王爷放了一条生路的丹斐还有些蹑手蹑脚,每回咏月把它从笼中放出,它也只敢在内室里转悠。

    然而逐渐,它便发现这小王爷是真的不在意他,就连下人们也对它熟视无睹。

    尝到甜头的丹斐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开始肆无忌惮地吃喝玩乐。

    今日,去厨房偷吃了碧梗米后,丹斐便腆着肚子躺在房檐上休息。

    灵气在体内流转,只觉周身清爽。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