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倒也没瞧见和寻常的山雀有何不同啊……百姓们有些狐疑地摸摸脑袋,果然是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

    丹斐一路东张西望,只听耳边传来骰子和铜板的声音,圆溜溜的眼中顿时迸发出光彩,扑闪着翅膀就准备飞过去。

    “那是赌坊,别去。”傅清寻勾了勾手指,把它拽回来。

    丹斐颇为遗憾又留恋地回头看了眼那地下赌场,注意力又被另一处好地方给吸引。

    姹紫嫣红的轻纱绣球混着香味扑鼻的胭脂,丹斐只是闻一闻,就已经快要沉醉其中。

    “那是青楼,别去。”傅清寻皱了皱眉,干脆合拢掌心将他收在手中。

    四周陡然安静下来,身后的庆缘见状,行了个礼上前问道:“王爷,不如把这只麻雀给我吧,省的他扰了你清净。”

    傅清寻倒是觉得没什么,便点点头,准备解开手指的红丝线,然而丹斐见状,却不乐意了,急的在傅清寻手中跳来跳去,不时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傅清寻的脖颈撒娇。

    ——他没有你好看,我不想去他那儿!

    庆缘跟着傅清寻猎妖也有几年的时日,双手沾染了妖族的鲜血,周身自是萦绕着一阵杀气,只是傅清寻身上的杀气被他淡漠的气质所掩饰,丹斐瞧他长得好看,自然便对他没太多防备,可是庆缘不一样,对方胡子拉碴一副土匪的架势,丹斐怕得要死。

    感受到对方的不舍和依恋,傅清寻也有些怔神。

    他对这只小山雀好,纯粹只是因为对方带回了烛婴的消息。

    他找了那么多地方,找了那么多日夜都没发现的踪迹,居然在一只小山雀身上看见了烛婴的影子。

    所以他派人好生照料着这只山雀,自己还带它出来透透气,也无非是想让这只山雀不要忘本,日后出去打探消息还派的上用场。

    谁知道,这只小山雀竟然还把他当成好人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