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派人给临云左使递个消息,就说袁三爷枉顾王法,作恶多端,被本王收了。”

    妖界和人界本是平行的两个世界,各自相安无事,就算有个别小妖想通过命脉通道来到人间看看,只要安静本分,守了人间的规矩,捉妖师们也是会酌情处理的。

    可若是坏了规矩,仗着那点法术做些偷鸡摸狗的腌臜事儿,那便是绝不可轻饶的,除非这妖帝和左右使来求情,看在对方的情面上,捉妖师们才会网开一面。

    然而,傅清寻不一样。

    妖帝们都头痛的角色,自是躲得远远地才好,要是被他盯上了,除非万不得已,妖帝们才不想和他打交道。

    “属下知晓了。”庆缘拱手得了命令,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将血水中袁三爷的灵脉珠给装入瓷瓶中。

    众妖退形会有两种结局,一种是元身,一种是灵脉。

    元身只是废了它几千年来的修为,要是再勤勤恳恳修炼个千百年,还是能化作人形,灵脉不同,取了妖族的灵脉,相当于封存了他的修为和元身,这一辈子便只能化作一颗珠子被囚禁在这枚小小的瓷瓶中,饶是有通天本事的妖帝们也只能束手无策。

    旁人或许不知道为什么王爷下了如此狠手,对这袁三爷毫不留情。

    可庆缘知道。

    “要是东焱帝也只是化作元身……”庆缘说到一半,后知后觉地捂住嘴不敢再多言语,他有些心虚地望向一旁的傅清寻。

    对方手握银弓,十指因为太过用力直至骨节发白,素雪长袍被清晨的风吹得猎猎作响,四周寂然无声,作为傅清寻的亲信,都知道袁三爷的死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世上或许知晓烛婴消息的妖,又少了一只。

    庆缘心里五味杂陈,他收好袁三爷的灵脉,恭敬地退到傅清寻身边,听候差遣。

    “走吧。”傅清寻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他的白发便逐渐消逝在这莽莽的苍翠中。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