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轻隐,十九岁生辰快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当几人僵持不下时,视线中却出现了萧熠与云啸兄弟的身影,风影见状,便也不再阻拦了,不过这时,房间的门却被打开,紧接着,辗弦抱着怀中熟睡的人走了出来。

    “轻隐……”萧熠激动的冲过来,辗弦上前,将人交到他手中,沙哑着声音安慰道:“放心,朕没对他做什么,他只是睡着了”

    辗弦眼眶湿了又干,反反复复好几次下来,已经肿胀得不成样子,即使是叶容溪看在眼里,心中也多出几分不忍。

    “萧熠,带他回去吧,趁我没反悔之前,带他离开”

    声音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一代君王也有这般憔悴的模样,见他步伐不稳,风影上前扶住了他。

    “他爱你,你一定,要好好待他”辗弦叹了口气道:“半年来,朕从未碰过他,他只属于你”

    “待朕将国事处理好后,便会带上合书,亲自前往北齐,签订合约,两国永世交好”

    说完这句,辗弦将视线转向云啸,不过也只是自嘲一声,便将视线看向风影,淡淡道:“你也走吧,回到属于你的家,与凌舟一起,好好过日子”

    直到房门被关上,门外的几人才谙谙转身,将叶轻隐抱了回去。

    同时,启程回国,不过云啸兄弟并没有回临沧,而是一起回了北齐。

    这场天下的大战,宣布结束。

    五日后,北齐摄政王府,清晨的空气带有几分潮湿,醒来的萧熠将叶轻隐往怀中搂紧了些。

    若不是因为今日太后与萧霆晔要来,他真的就想这样抱着怀中人,哪怕永远睡下去。

    “轻隐,起来了”萧熠像以往一样,在怀中人的鼻尖上刮了刮。

    “嗯……,别吵,困”犹如小宠兽般的鼻音发出,萧熠心中一暖,忍不住在他额头上吧唧了好几口。

    “别吵,我好累……”叶轻隐的声音极为疲倦,看得出来昨晚他确实是累到了。

    前前后后算起来,萧熠已经七个多月不曾碰过他,昨日身体好些,他再也忍不住,将他吃了个精光。

    “今日母后与皇兄会过来,轻隐,你身为王妃,若是不去,岂不是失了礼节?”

    萧熠语气略显调侃,只因为两日前回来,叶轻隐极为霸气的将他摄政王妃之位抢了回来。

    并且说,以后会坐稳他一品诰命夫人的位置,坚决守好摄政王妃的本分,为夫君持家。

    “哎呀,让我在睡会呗,谁让你昨晚这么过分”

    叶轻隐努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半眯着眼睛,一副有气没地撒的模样,恼怒而又无奈。

    “夫君,你让轻隐在睡会吧”自从一年前重伤到现在,叶轻隐便已经习惯了要午时才起身。

    见他这幅模样,萧熠不禁提示道:“轻隐,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什么……?”叶轻隐揉了揉不太清明的眼睛,问道:“难道是一年前,你重伤我的纪念日?”

    “咳……”萧熠尴尬的咳了两声,再次提示道:“轻隐,你现在多大了?”

    “嗯……”叶轻隐犹豫一会,弱弱道:“过了十八,现在也应该快十九了吧”

    “好吧……”萧熠扶了抚额头,心里暗道,叶轻隐这毛孩子竟是连自己的生辰都不记得。

    “好了轻隐,快起来吧,母后与皇兄也差不多快到了”

    萧熠将赖床的毛孩子从被窝里拉了出来,一身青紫的痕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中。

    他再一次抚了抚额头,也难怪叶轻隐起不来,他昨晚,确实是过分了些。

    “呃……”穿衣服的过程中,许是萧熠动作太过粗鲁,叶轻隐不由发出了些许痛苦的声音。

    紧蹙的眉眼始终不曾舒展开,略显苍白的脸色,留下的点点痕迹,萧熠内心不禁泛起自责。

    等到穿衣,梳洗,挽发,一切整理好后,叶轻隐也差不多清醒了,最后在他额前佩戴好眉心坠,萧熠便扶他起了身。

    “呃……,疼”

    谁料刚一踏脚,叶轻隐便蹲地喊疼,煞白的脸色看得出来他真的不舒服。

    萧熠关切问:“轻隐,哪里疼?”

    “那里,很疼”

    “哪里?”萧熠不解问道,从而道:“是不是肚子”

    “不是,是那里”见萧熠一脸无知,叶轻隐不禁来了火气,不过这时,门外却传来了叶容溪的声音。

    “萧熠,你们起了吗?”

    听见是他,叶轻隐立马从地上起身,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回道:“舅舅,我们马上出来”

    房门打开,门外叶容溪与白煜灼已经等候多时了,忽见叶轻隐脖子上的红印,两人不禁露出轻笑。

    倒是叶轻隐憋红了脸。

    一路上都有丫鬟侍卫,见到几人分分行礼,半年没有回来,雪苑依旧没变样,只是多了些许新人。

    一路走到主殿,殿里已经摆起两桌了宴,一桌坐的是云啸,云彻,凌舟,风影,秦焱,萧城,水兰水与沈漓。

    而另一桌坐的则是太后,沈涣,小蝶,上官明月,萧霆晔与上官蓉。

    他们已经半年不曾见过叶轻隐,太后眼中没了之前那般敌意,多了几分温情。

    萧霆晔眼中有了几分波动,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不得不说,半年未见,十九岁的叶轻隐比起去年,似乎长高了不少。

    以前只能够到萧熠耳垂,现在已经能抵到他额前了,这也是萧熠所担心的,他家轻隐年纪还小,说不定在等半年,长得都比他高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