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萧熠带兵包围东域皇城(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半月辗转即逝,叶轻隐与辗弦的大婚如约而至,虽不至于撼动天下,但也着实惊动了东域与临沧两国,大婚当晚,桌宴摆满了整个皇宫。

    殊不知,洞房花烛之夜,堂堂北齐的摄政王,将自己反锁在房间,落泪无声,不断地往嘴里灌着酒,不停的麻醉着自己。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勉强的扛过他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一夜。

    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别的男人所迫,他却无能为力,他只能忍,因为他是北齐的摄政王。

    他的命不只是自己的命,更是北齐千千万万的百姓所寄托的希望。

    半年后,北齐,摄政王府

    轻微的一声开门,吵醒了原本熟睡中的人,萧熠微微眯了眯眼,而床前也多了一个人。

    “殿下”秦焱禀告道:“启禀殿下,他们来了”

    闻言,萧熠立马从床上起身,迅速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大殿上,白煜灼,叶容溪,水兰心,沈漓,萧城五人已经到齐。

    时隔半年,之前还与水兰心一般高的沈漓,如今已经高出她大半个脑袋了,且行事比起之前,也相对沉稳了许多。

    现在的他,小小年纪便已经是北齐的上将军了。

    半年的时间说慢不快,王府里的下人们也渐渐淡忘曾经的那位摄政王妃,叶轻隐这个名字更是不再有人提起。

    自从半年前叶轻隐大婚的消息被萧熠得知后,这半年来他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重拾他摄政王的责任,每日按时上朝从不缺席,与萧霆晔一起承担起守护北齐的使命。

    举国征兵,将操练新军的大小事宜全权交由沈漓,短短半年时间,北齐的兵力增了足足三十万。

    他身上的伤虽然已经愈合,不过想要完全恢复,至少得一年之久,二十几年从不喝药的他。

    半年来,补汤补药从没断过,其中原因,想想便能知道。

    “咳咳……”现在正是五月天,说冷不冷,但总爱起风,听见他咳嗽的声音,秦焱立马将斗篷给他搭在身上。

    良久,外面传来脚步声,殿内的几人纷纷将目光看向殿外,只见那多日未曾露面之人正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眼底微微泛黑,身形略显不稳,看得出来他昨晚没怎么休息,秦焱紧紧跟在身后,生怕那人一个不稳便会跌到。

    “表哥……”

    这时,沈漓上前,将萧熠扶过来坐好,同时为他紧了紧斗篷。

    现场的气氛尤为紧张,因为在场几人都知道萧熠此番召他们过来,是准备要做什么。

    沉默了许久,叶容溪轻轻出了声,淡淡问道:“萧熠,你真的想好了吗?”

    “嗯”萧熠平静的回答,同时眼眶也不由的红润起来。

    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握住,半年来他从未在外人面前提起过叶轻隐,所有人都以为他释然了,他只是在等,在忍。

    如今他身体大好,而北齐国力也日渐强大,是时候,该把他的王妃接回来了。

    三日后,已是深夜,熟睡中的辗弦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吵醒,下意识看了眼怀中熟睡的人后,他轻微起身,穿上衣服,悄然离开。

    而在他走后,床上的人也相继醒来,叶轻隐不傻,这番动静,他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

    刚出殿门,风影便从暗中出现,从而跪在辗弦面前道:“陛下,不好了,北齐来犯,皇城已经被包围了”

    “什么?北齐”辗弦怒问道:“怎会这样,东域与北齐的边关早已被斩断,他们怎么可能进得来?”

    “这,属下不知”风影语气沉稳,眼中的几分愧疚一闪而过。

    “速速召集宫中禁军御敌,另外……”辗弦不放心的看了眼身后,眼眶不由泛红,淡淡:“看好他,不准让他出来”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吵,叶轻隐不知出了何事,但心中隐隐的不安告诉他,定是出大事了。

    他来不及多想,慌慌穿好衣服便准备要出去,可还未开门,凌舟便推门进来了。

    门外守了许久禁军,将锦荷殿团团围住,心中的不安愈烈,叶轻隐紧紧抓住凌舟的手,焦急问:“出什么事了?”

    闻言,凌舟埋头,脸色看起来很沉重,若是风影没有骗他,那么现在外面的情况便是。

    东域皇宫已经被萧熠给包围了,且云啸与云彻此时也正在赶来的路上,两国结盟,欲一举拿下东域。

    只不过北齐与东域的关口太小,暂时只攻下了一座城池,且晚上偷渡进来的北齐大军也只有区区五万不到。

    若是天亮之前临沧的人不能赶来,那萧熠便是大凶,到时候受东域大军前后夹击,定会全军覆灭。

    “我也不知道,许是有人叛变了吧”凌舟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眼神似有闪躲。

    叶轻隐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且心里也有一种极为强烈的预感。

    难道,是他来了。

    半年来,叶轻隐从未主动提及萧熠,萧熠在等,他又何尝不是。

    不觉中,眼眶已经湿润,叶轻隐尽可能的让自己内心平复起来,淡淡问道:“是他来了,对吗?”

    话音落,凌舟不敢去看叶轻隐,只是将他拉去了床边,扶他躺下来。

    从而安抚道:“殿下,你就别想这么多了,再睡会儿吧,等天一亮,不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不”叶轻隐怯生生的摇了摇头,再一次焦急问道:“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他来了”

    “殿下,两国的关口早已被封闭,他来不了的”

    “那你告诉我,外面到底出什么事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