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萧熠受刑重伤加身(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萧熠眉头紧锁,浑身被过灼烧的阵阵疼痛传来,身上早已被汗水湿透,手脚的铁链时不时发出清脆声响,辗弦接连给他灌进了不少烈酒。

    痛苦的声音不曾断过,突然想到什么,辗弦仰天大笑,随后粗鲁的扯开萧熠上衣。

    将酒坛中的酒尽数给他淋在了伤口上。

    “呃……”

    手指甲嵌入肉里,牙齿咬得呲呲做响,萧熠极力的忍耐着疼痛,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辗弦发了疯般,依旧不停地给他灌着酒,直到最后走不稳路了,手中酒坛掉落地上,他才倒在萧熠身旁睡了起来。

    等萧熠缓和过来,辗弦已经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他艰难的抬起脚,浑身使力,将那人从榻上踹了下去。

    胸口的疼痛不曾缓解,且伤口像是被刺激到,胸前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随着意识越来越弱,萧熠渐渐昏睡过去。

    意识失去前一刻,他嘴中唤了个那个人的名字。

    “轻隐,好疼,好疼……”

    也许只有在叶轻隐面前,他这般坚强之人,才会喊疼吧。

    这场大雪一晃便下了半月,放晚望去,几近整个天下都被一层银雪所覆盖。

    “驾……”

    清晨,临近北齐边境的官道上,由叶轻隐所带领的一行大军浩浩荡荡疾驰而过。

    马车内的叶轻隐几日来几乎不曾合过眼,紧皱的眉头不曾舒缓,本就苍白的脸色,如今更是煞白无力。

    “轻隐,别担心”

    叶容溪看在眼里,不能为他做什么,能做的只有将他搂在怀里,彼此依偎罢了。

    “舅舅,不知为何,我心里好疼,好疼……”

    叶轻隐突然激动的抓住了叶容溪的手臂,眼中不由泛起了泪光,颤着声音道:“舅舅,萧熠他会不会出事了?我好怕,我怕我去迟了,会见不到他”

    恐惧感越来越强,叶轻隐心中隐隐作痛,他从来没有这般害怕过。

    “别怕,孩子,别怕……”

    叶容溪深呼吸几口,从而将怀中的孩子搂紧了些,叶轻隐担心,他又何尝不是。

    “兰心姐姐,传我军今,加快速度,天黑之前,务必要赶到边城”

    “是,少主”

    水恸城中,寂声一片,白衡仍旧处于昏迷中,白煜灼与沈漓守在房间里,而秦焱则在暗中巡视。

    “不行”突然,沈漓拍桌而起,双眼微微有些红润,虽然平日里萧熠少不了打他骂他。

    不过紧要关头上,他最亲近之人除了他姐姐之外,便也只有萧熠了。

    “我要去救表哥出来”沈漓情绪激动,说着便准备要出去,不过白煜灼拦住了他,粗鲁的将他扔到了地上。

    怒道:“沈漓,你冷静一点,就你这样子去了,不是白白送命吗?”

    “搭上一个萧熠还不够,你还想再去搭上自己”

    白煜灼语气温柔下来:“他的我的表弟,你以为……我不想救他”

    他闭上眼睛:“再等等吧,天马上就快黑了,等容溪他们来了,我们在一起想想办法”

    “噗……”

    东域军营,昏迷多时的萧熠被一盆刺骨冰寒的凉水激醒。

    “呃……”

    顿时,伤口又是阵阵刺痛,同时身上也被冻得瑟瑟发抖。

    辗弦挥了挥手,身旁的两个侍卫便自觉退出去了,帐内只剩他与云啸还有萧熠三人。

    这时,辗弦从腰侧拿出一柄匕首,慢步上前,一脚踏在榻上,俯身去捏起了萧熠的下巴,顺势便将匕首抵在了他的脸上。

    云啸见状,惊问:“你要做什么?”

    话落,辗弦暂时停下了手中动作,从而转过头来,笑道:“啸兄以为,朕要做什么?”

    云啸严肃道:“你若是想折磨他,在他身子上划弄便是,但是他的脸,还是给他留着吧”

    闻言,辗弦微微皱起了眉,脸色显然有些不悦,淡淡道:“所以,你这是在给他求情咯?”

    紧急着他笑道:“云啸,你还真把他当弟夫了?还是,你看上他了”

    “别胡说”

    云啸冷静下来,冷冷道:“朕只是怕,到时候阿隐会怪你,我这七弟,性子可不比你差,惹急了他,对你我行事多有不利,你又何必自讨苦吃,多生事端”

    “呃……,闭,闭嘴”沉寂多时的萧熠,虚弱的出了声。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休要,牵扯到,轻,轻隐”

    榻前两人将视线朝他看去,之见那人眼眸深邃,不可触逆,眉宇间的戾气让人不自觉敬畏几分。

    “不愧是摄政王,呵……,你这模样虽不及轻隐,但”

    辗弦坏笑一声,从而伸手挑起他的下巴,道:“但还是长得蛮不错的,真要毁了,不免有些可惜”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