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萧熠中毒箭受伤(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萧霆晔径直走进去,房间里一如往常,不过走近了,才注意到床上根本没人,想到什么,他忙冲向屏风后面,却见到叶轻隐躺在浴桶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晕了过去。

    “轻隐……”

    他慌了,他冲过去将水里的人捞出来,水温冰凉彻骨,而叶轻隐身上早已没了一丝温度。

    萧霆晔把他身体擦干,便将他抱去了床上,随后快速褪尽自己的衣物,拥着那浑身冰凉之人,给他暖着身体。

    叶轻隐已经完全没了意识,直到身体的温度渐渐暖和,他才微微有了动静。

    忽冷忽热的感觉让他脑袋开始昏沉,脑海中恢复了一丝意识,他只能感觉到自己很冷,很热。

    直到三天后,连着发了好几轮高热的叶轻隐才苏醒过来。

    “萧霆晔,你就是这么照顾他的?”

    叶容溪含着怒气质问,若不是他的消息灵通,他还不知道叶轻隐发烧的事,更不知道,他竟是在凉水里泡了一个早上。

    “师父,我无事”叶轻隐扯了扯床边人的衣袖,示意他安心,叶轻隐的身体太虚弱了,以至于他的声音很微弱。

    “对不起,是朕疏忽了”

    萧霆晔埋头,眼中流露出心疼与自责,不过同时,也对此时面前这位青衫男子有些许好奇。

    甚至觉得,有些熟悉……

    像是很久之前便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了。

    他温和的出声问道:“这位公子,能否告知朕,你到底是什么人?”

    挑眉一眼,叶容溪不耐烦道:“自然是男人”

    这回答竟让萧霆晔挑不出任何毛病,他陪笑道:“那你跟轻隐,到底是何关系?”

    “轻隐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叶容溪冷冷道:“我是他师父”

    闻言,萧霆晔陷入了沉思,叶容溪不管是相貌还是谈吐间的行为,都是叶轻隐的兄长不错。

    至于是师父?萧霆晔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皇上……”

    这时,顾泞匆匆敲门道:“皇上,有加急战报”

    战报……?

    “照顾好他,朕去去就来”对叶容溪留下这句话,萧霆晔便出去了,战事已燃眉睫,他万不能大意。

    然而,萧霆晔刚走,水兰心随后便悄然进了皇宫。

    午后,趁叶轻隐睡下,水兰心将今早收到的线报禀告给了叶容溪。

    “什么,萧熠受伤了,那白煜灼呢,他可有事?”

    叶容溪情绪较为激动,萧熠前脚出征,白煜灼后脚便瞒着自己跟了上去,与他父王白衡带上南阳大军前去应援。

    “阁主放心,那姓白的好的很”水兰心叹了口气道:“北齐此番人马不足,被临沧与东域两面夹击,死伤惨重,幸好南阳大军去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容溪内心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大事会发生一般,若是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北齐必败。

    临沧如今已和东域结盟,若是他不出手,这天下,就快变天了。

    他担心发问:“萧熠伤势如何,可有大碍?”

    水兰心叹声道:“禀阁主,据说他重了毒箭,且伤了心脉,看来这回,北齐必损”

    两人都清楚的知道萧熠对北齐的重要,若是连他都撑不起了,这北齐的江山,也就垮了。

    “阁主,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否要出手?”

    “再等等吧,不到万不得已,我叶族的人,不能现身”

    两人沉默片刻,缓和过来下意识去看床上那人时,却见叶轻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

    两只泛红的双眼正盯着他们看,眼中除了担心,还带了几分祈求。

    随后听见他沙哑的声音:“师父,救他,轻隐求求您救他”

    叶轻隐从床上爬起,随后跌下床,三步并两跪倒在叶容溪面前。

    他不傻,如今临沧与东域结盟,那意味着什么……

    “师父,您告诉轻隐,父皇他是不是出事了?”

    这件事情已经瞒了半个月多月,看来,也该让他知道了。

    叶容溪没有答他,只是将那个孩子扶起来,细声道:“轻隐,节哀吧”

    即使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可如今亲耳听到他父皇离世的消息,他才知道,原来丧失亲人的痛,永远都是这般难受的。

    一个人的性子,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坚强。

    这种感觉,十年前,他母后离世时,他已经尝试过了。

    母后走了,如今连父皇也离开他了,他在这个世上,只有叶容溪一个亲人了。

    “孩子,别哭,你还有师父呢”叶容溪将身前的孩子拥进自己怀中安慰。

    “舅舅……”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