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他们师徒二人的姑姑(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轻隐自从三个多月前受伤后,便习惯了要午时才能醒来,眼看时辰还早,叶容溪便匡扶着哄他入睡。

    良久,怀中的孩子发出了微弱的呼呼睡声,叶容溪松下一口气,正准备闭眼睡下,可这时,外面却传来了杂闹之声。

    “站住,你们不能进去”

    “大胆,你是何人,太后娘娘的尊架你也敢拦”

    说话的人是水兰心与小蝶,如今萧熠出征,正是太后一党收拾叶轻隐的太好机会。

    萧霆晔已经回去上早朝,沈涣也随着他一路回去休息了。

    眼下太后与上官明月来到公主府,势必要追究摄政王妃私通当今皇上之罪。

    几人的动静声太大,吵醒人还在补觉的白煜灼,发觉事情不对,他慌忙冲出房间。

    见到太后与上官明月在场,他也大概知道没有好事!

    “舅母,您怎么来了?”

    白煜灼脸上还带有几分疲倦,从皇城门口回来,他才刚合上眼睛,没想到太后这么快就登门了。

    太后神情严肃,淡淡道:“煜灼,哀家来抓有罪之人”

    “有罪之人?”白煜灼假装看了看周围,懵懵问:“舅母,侄儿这府里,哪里有什么有罪之人?”

    太后冷笑一声,不再多说,冲门房间的方向,便大步走去。

    “哎,舅母”白煜灼忙追上去拦人,可这时,房间大门却被打开了。

    叶容溪依旧戴有斗笠,太后几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不过也知道,他就是上次与白煜灼私通之人。

    “阁主”水兰心上前,与他一起站到了门口。

    “太后娘娘,别来无恙”叶容溪冷冷出声,被面纱所遮住的眼底尽是恨意。

    太后脸色突变,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后退两步,惊问道:“你是何人?”

    叶容溪没有答话,只是淡淡的取下了头上所带的斗笠,如仙如玉般的容貌立即呈现在几人眼中。

    太后与上官明月不免被惊叹道,虽是男子,可不论是身姿还是面容,都远胜于女子之上。

    两人虽然长得极似,可他的容貌比起叶轻隐来,却还要美上几分。

    视线落在他额前那滴眉心坠上,太后煞白了脸,惊讶之余多了几分惊吓。

    “你……”

    太后深呼吸几口,缓解内心的不安与些许慌乱。

    缓和许久后,她指着面前之人,怒问道:“说,你究竟是谁?与那个妖女,是什么关系?”

    多年前,叶离鸢与北齐先帝曾有过一段渊源,不过当时的太后,并没见过叶离鸢的真容。

    二十年前,叶族王室曾附属北齐,不过,叶族之人却是独立的一个王朝,不听从任何人。

    叶离鸢往往一身白衫,面纱遮面,太后虽与她相识,却是从未见过她的面容。

    唯一眼熟的,便是她额前常年佩戴的冰蓝色眉心坠。

    与此时面前之人额上的一模一样,她敢肯定,面前之人,定是与叶离鸢有关。

    见那人没有回答,太后再次怒问:“叶离鸢,她是你何人?”

    叶容溪依旧没有说话,双手捏的咔咔做响,他在极力忍着,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他不想再次掀起。

    当年,若不是太后与先帝,叶族又怎会谋反,若不是太后,叶族又怎会覆灭。

    若不是这权势之争,他们王族几十万兵权的将士,又怎会背井离乡,靠着依附别国,才能生存下来。

    “你不配提她”

    突然,从房间里传来沙哑的声音,紧接着,一头凌乱长发垂垂披下,一身宽薄里衣,面色带有几丝苍白的人走了出来。

    叶轻隐上前与高他半个脑袋的叶容溪站在一处,对着门外的老女人道:“老巫婆,你不配提她”

    两人容貌相当,气息皆为不凡,太后显得较为冷静,可余下的上官明月,芷兰与小蝶三人,已经懵了。

    被两人一番容貌惊叹过后,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上官明月惊道:“母后,他们俩人的样子,怎会长得这般相似?”

    太后以前从未仔细的瞧过叶轻隐,如惊细细打量,却惊奇的发现,两人眉宇间的淡淡神态,仿佛与那人有几分相似。

    叶离鸢……,叶轻隐?叶……

    她像是明白了,上前走了两步,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她的脸色略显扭曲。

    “叶离鸢,可是你们两人的姑姑?”

    太后只能这般猜想,都知道叶离鸢十九年前远嫁临沧,膝下只有一子,乃是临沧七皇子。

    可如今面前长得与她相似的两人,看年龄,应当是她晚辈。

    既然不可能是她儿子,那便只能是她侄儿了。

    话音落,叶容溪与身旁的孩子相视一眼,明明是件很严肃的事,可此时,两人却不禁有些想笑。

    要怪,也只能怪叶容溪长得太年轻,任谁看了,都会误认为他与叶轻隐是兄弟。

    叶容溪叹了口气,答道:“是啊,我父亲,是她的亲哥哥,叶离鸢,是我们的亲姑姑”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