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表哥你个禽兽不如的畜生(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到萧熠将叶轻隐抱走远了,白煜灼才回过头来,从而质问萧霆晔:“表哥,你告诉臣弟,你真的把轻隐给,那个了吗?”

    问及此处,沈漓也走了过来,质问:“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表嫂,你看把他给嘬得,身上都没干净的地儿了”

    面对两人的质问,萧霆晔没有回答,只是冷笑一声,便转身回去了。

    萧霆晔走后,白煜灼扶起地上的叶容溪,随着沈漓一起,去了萧熠寝殿。

    “嘭”一声,门被一脚踹开,萧熠抱着叶轻隐进了房门,那人脸色铁青,浑身散出渗人的怒气。

    叶轻隐从头不敢说一句话,任凭那个将他重重摔在床上,胸口的疼痛传来,他脸色骤然一白,不过很快便恢复成了无事的模样。

    随后等待他的,便是手脚被捆住,衣服被撕开。

    叶轻隐没吭一声,只是闭上眼睛,安静的等待着一切。

    “轻隐……”

    房间外,三人趴在窗口,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音,时不时痛苦的哼声入了他们的耳。

    若不是被白煜灼拦着,好几次,叶容溪差点冲了进去。

    “容溪,我们走吧”

    若是在听下去,叶容溪不免会做出什么来,白煜灼只得将人带走。

    沈漓皱着眉头,显然很担心里面那位,不过还是随着他们离开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叶轻隐一次次醒来,一次次昏睡过去,叶容溪辗转半夜没睡下,皇宫里的萧霆晔更是没有一丝睡意。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下面的人已经没有丝毫反应了,萧熠将解药放入口中,随后合上了那人的唇。

    明月阁里,昨晚发生的一切上官明月已经将来龙去脉搞清楚了,天刚一亮,她便进了宫。

    毕竟摄政王妃与当今皇上私通这种事,是大罪,即便叶轻隐有萧霆晔与萧熠护着,但是能让太后为他记一等罪,也未尝不是好事。

    且,当今皇后是她的亲堂姐,若是将这是告诉了她,可就有好戏看了。

    临近午时,结束了一早上的集训,沈漓与往常一样回了兰苑,不过担心着什么,他又掉头回了雪苑。

    “小将军”

    路遇雪苑巡逻的侍卫,皆拱手向他行了礼。

    “小将军好”

    几个丫鬟隔远瞧见了他,纷纷跑来对他打招呼。

    一小段路后,他来到萧熠寝殿,门外两个侍卫正要行礼,他赶忙做了一个噤声。

    随后小声道:“嘘,你们别说话,我进去找表哥,别吵到我表嫂休息了”

    两个侍卫没出声,懵懵点了头,沈漓便轻步轻脚的进了殿院。

    房间门口并没有侍卫看守,沈漓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窗户,随后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熟练而自然,看来他小时候翻人窗口这事做得不少。

    房间里安安静静,沈漓并不是想去偷看什么,他只是担心叶轻隐,想知道他被萧熠嘬成什么样了。

    几步后,他来到内室,床帐是放下来的,隔得远,他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码着胆子,鼓起勇气,沈漓迈出步伐,轻步走去了床边,随后轻轻的撩开了床帐。

    不看不知道,你看吓一跳,表哥,你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叶轻隐的双手不知道被捆了多久,总之现在还没被放下来,而他的脸色,已经惨白到极点了。

    身上露出的手腕以及脖颈,更是惨不忍睹,仅露出的地方都是这般,其他部位,可想而知有多惨。

    沈漓心疼了,但又不敢做什么,他放下床帐,加快速度逃离了现场,准备去后院找白煜灼和他另一位表嫂帮忙。

    三步并两,沈漓匆匆去了轻隐阁,正要踏入院内时,他却突然隐身藏了起来。

    随后,轻风吹过,一道身影出现在他视线中,一位绿衣蒙面女子轻功从远处行来,在没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悄然进了后院。

    绿衣女子衣裳袂袂,手持一把短剑,足间轻点从屋顶飞下,便准备进房间。

    “站住,你是何人?”

    这时,沈漓从暗中站了出来,指着对面的绿衣女子道:“光天化日,私闯我摄政王府,你胆子可真大”

    绿衣女子名叫水兰心,在千尘阁负责收集情报,这回之所以亲自上门前来,不过是因为叶容溪已经许久未曾传消息回去。

    她担心出事,这才前来。

    水兰心面无惧色,王府里的情况他早已摸熟,面前这位小少年,一看便知道是北齐当今皇上与摄政王的表弟,沈漓。

    “喂,跟你说话呢”

    见面前女子没反应,沈漓不由得上前几步出声。

    “小将军好”水兰心对沈漓微微行了个礼,随后道:“我来府中找人,见他安好,自会离开”

    “找人?”沈漓皱眉问道:“你找谁啊?”

    水兰心并没回他,而是将视线看向一旁房间大门,淡淡道:“人就在里面”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