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师徒俩的遭遇如此相似(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晚,暖和许久的叶轻隐身体再一次凉起来,从白日里到现在他整个人都是昏迷的,前前后后已经泡了不下三次热水,萧霆晔无法,只得再次将他放进了热水中。

    王府后院,迷迷糊糊睡了一天的叶容溪终于清醒过来,他已经许久没睡过这么安稳了。

    身体像是被浸泡在了温泉,舒适而温暖。

    试到怀中的小动静,白煜灼伸手轻轻安抚着怀中人的脑勺,将下颚抵在了他的头顶。

    而那人的脸,此时正紧紧黏在他光露的胸膛上,肌肤相贴的感觉让两人都莫名的舒稳。

    “咳……”轻咳一声,叶容溪睁开了眼睛,随即见到的便是一副强壮结实的胸膛。

    “白煜灼,你……”惊慌之余,叶容溪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哪里还会害怕被他看了身子。

    他整个人已经被他玩过了,他身上哪里还有一丝保留的。

    “容溪,别怕”

    白煜灼抚摸着他的脸,安慰道:“你放心,我只是脱了你的衣服,并没对你做什么!”

    “那你为何,还要将我衣服脱了?”许是因为睡了太久的缘故,叶容溪声音沙哑。

    “为何不脱”

    白煜灼笑道:“两口子睡觉,自然得脱衣服”

    叶容溪没有多余的力气和他吵架,只是无力的问:“轻隐呢?”

    “这个时辰”白煜灼思索片刻,正儿八经回答道:“自然是在萧熠床上”

    “你……,咳咳”

    白煜灼给他顺了顺背:“容溪,别气别气,开玩笑的,这个点,小轻隐应当在萧熠怀中睡下了”

    叶容溪难受的吐了口气,淡淡道:“把衣服给我穿上,带我去看看轻隐”

    “看什么看啊,不准去”白煜灼将怀中人搂紧了些。

    笑道:“人家在做正事,你啊,就别去打扰他们了,要去,明早夫君陪你去”

    “白煜灼,你,你闭嘴”

    叶容溪怒道:“不许乱说,还有,不许让靖媃姐姐知道这件事”

    白煜灼乖乖不说话了,见他怀中那一坨安安静静的没有挣扎,心中不免一阵偷着乐。

    嘀咕着:“那不是你靖媃姐姐,那是你母妃”

    “你给我闭……,唔”

    叶容溪话还未说完,嘴唇便覆上了,惊慌之余,他竟是忘了挣扎,忘了反抗。

    “唔……,嗯,呃……”

    “白煜……,唔”

    皇宫,紫宸殿

    热水所带来的温度让叶轻隐有了暂时的缓解。

    那人的身子,丝毫没有保留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萧霆晔一忍再忍,两边脸已经被自己打红。

    “陛下,阿隐好些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了上官蓉的声音,她今日来了好几回,不过每次问候完她便会自行离开。

    “阿蓉,你进来吧”

    萧霆晔出声后,上官蓉被铃儿搀扶着走了进来,见到浴盆里那人的脸色后,她不禁又是一阵心疼。

    “陛下,要不还是去请太医过来看看吧”

    上官蓉说完,随即注意到萧霆晔的脸,她出声:“陛下,你的脸,怎会这么红?”

    萧霆晔脸色似有恍惚,解释道:“许是被热水冲久了,所以有些红”

    随后他道:“轻隐这病太医看不好,还是只能让他自己慢慢养着”

    上官蓉上前几步蹲下身来,铃儿也随着蹲下,眼尖的她恍眼便瞧见了叶轻隐胸膛的疤。

    她惊道:“皇后娘娘,您看摄政王妃,他身上有伤”

    上官蓉的视线随着看去,这才注意到叶轻隐的胸前和后背的旧伤。

    她们从未亲眼瞧见过身体受伤后的样子,可如今却在叶轻隐身上看到,她们虽不懂武,但也知道那是被利器刺穿了胸膛留下的。

    一剑穿心,那得有多疼啊……

    “阿蓉,时候不早了,早些回去歇着吧,下次,朕再过来陪你”

    萧霆晔叹声道,他原本已经打算开始接受他的皇后了,可现在,他的心却是六神已经没了主。

    “好,臣妾告退”心中虽有酸楚,不过上官蓉还是释然了。

    毕竟,她嫁给的人是皇上。

    倒是她身旁的铃儿有些许不满,她问道:“皇上,奴婢斗胆请问,今晚摄政王妃,可是与您同睡一张床?”

    闻言,萧霆晔脸色突变,眉头紧皱,眉宇间的怒气让铃儿生出畏惧。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