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脏了,已经不干净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容溪在叶轻隐的搀扶下,慢步走了出来,只是很明显的能看出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苍白而又无力,且只要稍微仔细点,便能注意到他的腿有些许发抖。

    出来后见到被泡在鱼池里,且光着膀子的白煜灼,叶容溪竟是不先问问是何原因,挣开叶轻隐便跑上了前。

    只不过才走了两步,他便重重跌在了地上,他的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在那个方面,甚至还不如叶轻隐的承受能力强。

    “容溪……”白煜灼担心出声。

    “师父……”叶轻隐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无事”叶容溪扶着胸口,难受的呼了几口气,看了眼白煜灼,从而对叶轻隐说:“轻隐,快把他捞起来”

    叶轻隐没有说话,只是将叶容溪扶去了一旁软榻上,萧城自觉让位子。

    见鱼池里的人脸色已经发白,叶容溪不由的怒道:“白煜灼,你在池里泡着作甚?还不快起来”

    白煜灼不敢起来,只得瘪着脸委屈道:“容溪,我好冷,头也好晕”

    “那你起来便是”叶容溪担心道:“在这样泡下去,你会生病的”

    “好,那我起来了”看了眼叶轻隐的脸色,见他没出声,白煜灼这才从池子里爬了出来。

    顿时,叶容溪转头蒙住了脸,叶轻隐也是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只有萧城这个不害臊的家伙才直直盯着面前的某个地上看。

    “咦惹……”白煜灼双手捂着下身,开门跳进了澡堂。

    见到某个部位后,叶容溪的内心再一次颤动起来,恍惚的神色带有些许恐惧,他本能的用手抱紧了身子。

    他很害怕……

    叶轻隐见状,不忍告诉他真相,只得将他先扶了进去。

    忽见地上两人散落的衣服,叶容溪内心却来越烦躁,他挣开叶轻隐跌在地上。

    面前的这些衣服,有一件是自己的,而其他的,包括有鞋子,外衣,上衣,裤子,还有亵裤,这些都不是他的。

    “呃……,这,我”

    叶容溪后退几步,双手紧紧抱住自己,恐惧的眼神,慌张的神色,这一切的一切,任他再傻,又怎会不知道的他遭受了什么。

    “我……,我”叶容溪不停地摆着脑袋,身体微微颤抖,他怎会这么傻,已经这么多天了。

    他的身体被人蹂躏糟践了无数个夜晚,他竟毫无察觉。

    他脏了……,早在一个月前,他便已经不干净了。

    “师父,对不起,是轻隐的错”

    叶容溪被扶到床上躺好,心如死灰般沉着双眼,脸上无半分表情。

    “阿嚏……”

    半响,白煜灼洗完澡出来,叶轻隐见势将他的一堆衣物全给扔了过去。

    怒道:“把你的龌龊身子遮住了再出来”

    白煜灼三两下穿好了衣服,来到床边见到床上之人后,心头涌上愧疚,他这样子,跟当初的萧熠有何两样?

    真他妈都是畜生!

    记得他初见叶轻隐时,就如现在叶容溪一般,面如死灰,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浑身惨不忍睹布满了痕迹。

    双手,还被捆住了……

    “容溪,轻隐,我……”白煜灼不知该说什么,将叶轻隐从房间里拉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的说着:“轻隐,你先回去吧,我来照顾容溪”

    “怎么照顾?”叶轻隐双眼猩红,压低声音怒问:“是像晚上一样,对他进行糟践吗?”

    “轻隐,你放心”白煜灼举手发誓道:“两日内,我绝不会在碰他”

    “两日内”叶轻隐皱眉道:“白煜灼,听你说这话的意识,两日后你还想……,唔”

    话还没说完,叶轻隐被捂住了嘴,随后被白煜灼强行推在了软榻上。

    “好了,轻隐,你师父现在这样子,你能哄好吗?”

    白煜灼安慰道:“你先回去吧,让我去哄他,表哥向你保证,天黑之前,定能将你师父哄好”

    叶轻隐没有说话,不知沉默了多久,才听见他沙哑的声音道:“去吧,别欺负他,晚上,我会再过来”

    说完,叶轻隐起身,头也不回的一步步出了轻隐阁,萧城也随后跟上。

    白煜灼叹了口气,转身回了房间,他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得正面交锋,将叶容溪拿下才行。

    既然来硬的他打不过,便来软的,主动去求打……

    床上的人还如之前一般,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太好!

    “容溪,我知道,你一时还很难接受,但是,我会等你的,等到你愿意接受我为止”

    见床上之人没有反应,白煜灼又说:“你的腰,可能还会疼上几天,等以后,便没现在这么疼了”

    床上之人终于有了动静,艰难的翻了个身,背对着床前的人。

    白煜灼见状,心头一紧,不过还是厚着脸皮的脱掉鞋子外衣上了床。

    叶容溪颤了颤身子,将脑袋埋在被褥中,双手抱腿,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坨。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