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给媳妇儿解毒(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房间里,叶轻隐已经睡过去了,白煜灼轻步来到床边,小心取下他身上的银针,继而帮他盖好了被子,但这时,叶轻隐的眉头却是再次皱了起来。

    萧熠闷闷走进来,脸色不是很好,看了眼床上的人后,他问白煜灼:“若是没有解药,他会怎样?”

    “要是真的没有解药?”白煜灼沉思半刻,漫不经心说:“放心,一时半会也死不了,只是,也活不了多久了”

    “跟你说正事呢”萧熠有些生气。

    “我说的就是正事”白煜灼来到桌边坐下倒了杯水喝,继而道:“小美人这毒,要是常人中了,即使是没有解药,活个几十年也不成问题,就是要受些罪”

    萧熠着急问:“那轻隐呢?”

    “至于小轻隐嘛”白煜灼轻笑:“大概,也能活个两年”

    “什么,只能活两年?”萧熠惊问:“别人中了毒都能活几十年,为何轻隐只能活两年?”

    白煜灼倒了杯水递给萧熠:“来,降降火”

    “小轻隐的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送他那一剑,他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不易,这才刚吊回命没几天,又中了毒,你觉得,就他那病恹恹的小身板,能捱多久?”

    白煜灼说得轻松,他面前的萧熠都快炸开了。

    “表哥,你别在这儿说风凉话了”萧熠是真的着急得慌,他好声道:“算本王求你,你赶紧想办法救人啊!”

    萧熠双手合十,真心实意的恳求着他。

    白煜灼随口一说:“好啊,那你跪下来求我吧!”

    下一刻,萧熠直直跪下,眼神恳切,还顺带了磕个头。

    “我去!你认真的”

    白煜灼吓到跳起来,嘴里唠磕着:“堂堂摄政王,权势滔天,不可一世,如今竟然为了一个男宠给我下跪,啧啧啧,真稀奇!”

    “表哥,本王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求你,救救轻隐”

    说完,萧熠再次磕了个头。

    “得得得,你快起来”白煜灼扶他起身:“摄政王给我磕头,我可受不起”

    萧熠不为所动,坚决道:“你要是不答应救他,本王就不起来”

    “得,那你跪着吧”

    白煜灼来到床边,不再理会萧熠,叶轻隐头上冒了许多细汗,他去打来水,细心给给他擦试。

    许是动作惊到了床上的人,叶轻隐突然反过手来,拉住白煜灼不放,他嘴里像是还说着什么,但是由于实在是太小声了,白煜灼根本就听不见。

    他尝试着将手拉出来,不拉还好,一拉,叶轻隐反倒拽得更紧,连着翻了个身过来,直接揽上了他的腰。

    “嘶”白煜灼楞住了,他挪了挪身子,正要逃开,而萧熠此时却正好转过过来。

    “白煜灼,你……”萧熠很气,却也不敢大声吼,他不跪了,跑去床边直接推开白煜灼,继而俯身安抚着叶轻隐。

    白煜灼摆手,表示他是无辜的!

    不过,叶轻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身子太虚弱了,要是寒毒发作起来太过狠厉,说不定他下回就撑不过去了也有可能。

    叹了口气,白煜灼严肃道:“萧熠,我给你说说我的法子吧!”

    “好,你说,什么法子”萧熠满怀期待。

    白煜灼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尬着脸把嘴贴上萧熠耳边,拖拖拉拉说了一大推,说什么一定要温柔,千万不能太狠过头了,不然叶轻隐没被毒死都要被他……那个掉!

    白煜灼说得老脸都没地儿搁了,回过头来看萧熠,他像是寻到了什么宝贝般,嘴角扬得飞高。

    “笑什么笑”白煜儿问道:“我跟你说的,你可都记住了?”

    “记住了”萧熠憨笑点头:“白煜灼,你说的意思,总之就是,当他发作的时候,就该本王上场了”

    白煜灼闷着做声:“对,他现在这个情况,一天大概会发作两三次,但是可能会有些持久,所以……”

    “所以本王也要给力些”萧熠笑道:“放心,本王的能力……强”

    不知不觉,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按着时间,叶轻隐怕是快要发作了,白煜灼怕萧熠没有节制,走的时候再三叮嘱他。

    一定不要太凶了!

    尽量对叶轻隐温柔些,这样也能让他在祛毒的同时,能够好受些。

    天微亮,叶轻隐痛苦难耐时,萧熠给他进行了一回持久耐磨的解毒。

    直到天大亮后,他才停下来,不得不说,他的法子很有效,叶轻隐的身子不仅暖和过来了,且还很热乎。

    只是叶轻隐没被寒毒折磨,反倒是被萧熠折腾得半死不活。

    午时,萧熠小心从床上起身,生怕吵醒了身旁的人,他几乎是一点一点挪下床的,随后,他带上两个侍卫去了西院。

    正是备午膳的时候,膳房里忙得热火朝天,嬷嬷厨子们盛汤的盛汤,翻菜的翻菜,丫鬟们正在端盘子准备将盛好的汤菜给各个院送去。

    一个小丫鬟盛好菜转身出门,却撞见萧熠黑着个脸立在门口,她吓得不轻,忙下跪行礼。

    “奴婢参见殿下”

    膳房里其他人听叫动静,纷纷转身,都看得出来萧熠脸色不对,没人大声出气儿,人群中的小蝶更是吓白了脸。

    萧熠走了进来,在角落里正在盛菜的小蝶面前停下,挥了挥手,身后两个侍卫便将她拖了出去。

    刚刚盛的一盘菜被打翻在地,小蝶委屈道:“殿下,殿下,小蝶做错了什么事,殿下,殿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