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不一般的解毒法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萧熠脱去上衣,把叶轻隐仅有的一件里衣褪下,随后抱紧他睡在床上,当他看见叶轻隐被萧霆晔护在怀中时,要说生气,其实更多的自责。

    他虽不知道叶轻隐为何会出现在紫宸殿,不过有一点他敢肯定,宴会当晚,他肯定是出事了。

    他派人翻遍了整个皇宫都没有找到他,唯独有一个地方没找,那便是他皇兄的紫宸殿,现在想来,叶轻隐从那晚上开始便一直与萧霆晔住在一起了。

    不仅如此,还同吃同睡,一想到此,萧熠就气得牙痒,他在气自己,为何当晚没有护好叶轻隐,明明知道他身子虚弱,还让他一人出去,事后居然还怀疑他是装出开的。

    “轻隐,才几日没见,你怎会瘦了这么多”萧熠将下颚抵在他头上,眼眶微微湿润。

    像是听见了他的声音,叶轻隐渐渐清醒过来。

    “萧……,萧熠,是你吗?”

    “是我,轻隐”萧熠看向怀中人,叶轻隐双眼微微眯起,他抚上他的脸:“轻隐,对不起,都是本王不好,是本王没有护好你”

    叶轻隐双眼睁开,见到身旁的人是萧熠后,鼻尖酸痛,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他抽泣怒道:“你还来干什么?滚开啊”

    “轻隐,本王错了”萧熠拨动指节,为他抚泪,继而抱紧他。

    “殿下,煜灼世子来了”

    随着萧城的声音,白煜灼踹门而入,萧城是个木头脑袋,只知道萧熠让他去请白煜灼,他就一定要请来,至于为什么请他,萧城并不知情。

    白煜灼睡得好好的,硬生生被萧城给拉了过来,问他什么事,他只知道摇脑袋。

    “萧熠,你有病啊!”白煜灼气呼呼进来,但来到床边后,万千怒火瞬间止住了。

    “小美人?”隔远他就能看出来,叶轻隐不对劲,他从被子里拿出他的手腕,稍稍探析,脸色突然严肃起来。

    怒怼:“萧熠,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滚出来”

    “轻隐他到底怎么了?”萧熠显然不舍从被子里出来,叶轻隐身子太凉了,他不愿再放开他。

    “你先出来再说”

    “萧熠”叶轻隐虚弱出声:“你先起开吧,我没事”

    白煜灼让萧城从林太医那里拿来银针,据他所察,叶轻隐八成是中毒了,至于是什么毒,他一时还看不出来。

    “呃……”银针扎在叶轻隐手膀与胸前,片刻后,他身上疼痛才稍微舒缓了些。

    “白煜灼,轻隐他到底怎么了?”萧熠实在是担心的紧,他眼睁睁看着叶轻隐痛苦,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叹了口气,白煜灼淡淡道:“小美人他,中毒了”

    “中毒?”萧熠满脸不可置信:“好端端的,他怎会中毒?”

    “这就要问你了”白煜灼有些生气,看着床上面无血色的叶轻隐,他蹲下身子,心疼的问:“小美人,现在还疼不疼?”

    叶轻隐没有说话,只是闭眼摇了摇头。

    银针扎住穴道,暂时抑制住了寒毒发作,身子虽然还是很冷,但不至于冷到刺骨。

    “小美人,你还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身子才会发冷的吗?”

    “我知道”不等叶轻隐开口,萧熠抢先说:“是皇兄生辰那日”

    “对,就是那日,早上的时候,轻隐都还好好的,结果后来,他身子便开始虚弱无力,甚至开始发冷,宴会上,他几乎一整天昏睡的”

    萧熠压低了声音,语气有些许自责:“可笑,那天他身子那么虚弱,本王竟还以为,他是装的”

    “得了”白煜灼问叶轻隐:“小美人,你是不是从那天早上开始不舒服的?”

    “嗯……”叶轻隐点了点头。

    “已经这么多天了,你的毒早已遍布全身”白煜灼扬起衣袖给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叹声道:“你中的,多半是寒毒,且还不是一般的毒,是蛊”

    “蛊?”萧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蛊不同于毒,蛊的毒性强,但是却不足以致命,蛊会在中蛊人的身体里扎根,时间越久,越不容易拔除。

    “那现在可有办法给他解了?”

    白煜灼摇头:“他的毒只能用解药,现下,我只能给他抑制住,但是银针一取下,他周身的疼痛便会再次席卷而来,直到寒毒发作完,才会恢复”

    萧熠急了:“那一般发作一回要持续多久?”

    “这我怎么知道”白煜灼担心道:“他身体本就虚弱,现下又中了毒,看来,有他受的了”

    萧熠怒道:“那你还不快想想办法,在这说他妈什么废话!”

    “我……,你你你”白煜灼差点被他搅混,质问:“萧熠,他是你的人还是我的人?”

    “自然是本王的人”萧熠想都不用想,叶轻隐已经被他刻入脑子里了。

    “既然是你的人,那你自己救去,揪着我干嘛?”

    “你,白煜灼,本王不管,你必须给本王想办法治好他”

    “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正那毒一时半会也毒不死人,你自个儿慢慢找人救去吧!”

    “咳……,咳咳”两人吵得心慌,叶轻隐出声:“萧熠,白煜灼,你们,别烦我了行吗,滚出去吵!”

    此话一出,白煜灼当真就拉着萧熠出去了。

    难得舒服一会儿,叶轻隐闭上眼睛,慢慢睡去。

    “白煜灼你干吗?”萧熠打掉白煜灼扒拉着他的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