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他只当我是个男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日,天明破晓,萧霆晔还在睡觉,突然,顾泞匆匆敲门。

    压低了声音说:“皇上,皇上,不好了,您快起来”

    萧霆晔迅速从地上起身开门,继而问顾泞:“何事惊慌?”

    “皇上,摄政王殿下来了!”

    “什么,四弟来了,这大清早的,他来做什么?”萧霆晔惊道:“不行,千万不能让他进来,你出去告诉他,就说朕身子不适,今日早朝罢免,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好,但若是摄政王执意要进来,属下也拦住”顾泞慌慌下去了。

    “萧霆晔,出什么事了”叶轻隐醒来,欲撑着从床上起身,但却因为身体太弱,只能稍微用手臂撑起。

    “无事”萧霆晔过去将他摁在床上躺好:“就是,四弟过来了”

    “萧熠”叶轻隐眼神恍惚:“他怎么来了,现在不是还没到上朝时辰吗?”

    “别管他了,再睡会吧”

    安抚好叶轻隐睡下,萧霆晔把他昨晚铺在地上睡的床褥收起,正准备出去看看情况,门外已经传来脚步声。

    紧接着传来谈话声。

    “皇兄身子硬朗,怎会突然就病倒了?”

    “属下也不知,想来是宴会那晚吹了风吧!”

    遭了,四弟来了,萧霆晔暗叫不好。

    叶轻隐虚弱道:“萧霆晔,是萧熠来了吗?”

    “对,轻隐,快,快到朕的腿下来”来不及过多解释,萧霆晔迅速爬上了床,把叶轻隐连推带抱的给藏到了腿下。

    “不,让我出来,我想看看他”

    房间外,萧熠已经到了门口。

    “你们这紫宸殿的宫人们都去哪了,怎就只有你一人”

    “额,那个,太医说皇上需要静养,所以属下才将他们遣退了”

    突然,门被推开,萧霆晔迅速闭上眼睛,萧熠在凌舟的带领下进来。

    “殿下,那属下就先退下了”

    “嗯,下去吧”

    出门后,顾泞大大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一大早的,萧熠突然杀来,他只能祈祷他家皇上无事!

    “咳……咳,四弟,你来了”萧霆晔惊慌刚定,睁开眼睛,声音略显虚弱,欲从床上起身。

    “皇兄,你不舒服,还是躺着吧”萧熠来床边做好,注意到他鼻子有些微红,却也只道是他风寒严重导致。

    “四弟,你怎么过来了”萧霆晔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以往萧熠都是十天半月才入一回皇宫,今日却是一大清早就来他紫宸殿。

    “皇兄,我睡不着,听说你病了,便来看看你”萧熠脸上带有丝丝倦意,虽然下半夜醒来时,他沐浴过了,但依旧盖不住他那一身浓浓的酒气。

    “四弟,你喝酒了?怎的一身酒味”萧霆晔担心道:“还有,你昨晚是不是没注意好,脸色这么差”

    “昨晚高兴,喝了点小酒”萧熠说的轻松,可脸上却是掩不住的失落与丝丝伤感。

    “四弟,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看你脸色不对”

    “没有,我能有什么心事”像是被说中了心坎,萧熠从床上起身,去桌边倒了杯水喝起来。

    作为他的亲哥哥,萧霆晔怎会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纵使他万分不舍与不愿,但他心里知道,叶轻隐是萧熠的人,他自是希望他能回去萧熠身边。

    “四弟,你实话告诉皇兄,你是不是在担心着那位白衣公子?”

    “没有”萧熠放下茶杯,否定道:“我怎会担心他,不过就是个男宠罢了,走了便走了吧,本王空了再去纳几个进府”

    “四弟,别骗皇兄了,皇兄看得出来,你对他是真心的”

    萧熠没有接话,萧霆晔继续道:“你放心,那位白衣公子一定还会回来的”

    “呵……,回来”萧熠苦笑着:“他早就巴不得离开我了,如今既然已经走了,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吧!”

    “看吧,皇兄就知道,你舍不得他,更放不下他”

    “不说了”萧熠来到床前:“皇兄,既然你身体抱恙,那这两日,你就好好歇着吧,早朝,我去上就好了”

    “好,太好了”萧霆晔有些欣喜:“四弟,你终于肯去上朝了”

    先皇离世时,将北齐交给了萧霆晔与萧熠,封萧熠为一字并肩摄政王,就是想让他与萧霆晔一起掌管朝政。

    可萧熠倒好,不管朝政也就罢了,就连早朝也是十天半月才来一回。

    萧熠走后,萧霆晔也终于松气了。

    屏风后的叶轻隐呆呆的立着,不觉中,他双眼早已湿润,支撑了太久,此时他再也坚持不住跌了下来。

    “萧熠,原来在你心中,我不过就是个可有可无的男宠”叶轻隐瘫软在地上,心中泛起阵阵抽痛,他早该知道的,他是摄政王,又怎会对一个男人动真心。

    “轻隐,你没事吧?”见他脸色不对,萧霆晔将他抱去床上躺好。

    叶轻隐身子虽然没那么凉了,但还是没什么温度,萧霆晔只好让顾泞送来早膳后,在给他备点热水。

    良久,顾泞端来粥,叶轻隐没什么胃口,但是萧霆晔还是尽量的哄着他吃了半碗,随后又为他宽衣沐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