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敢对朕动手(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别走”叶轻隐下意始间将萧霆晔拉拢:“萧熠,冷……”

    他的声音太微弱了,萧霆晔听不清楚,也只是坐在床边随他拽着自己的手。

    额上的汗水不停地冒出来,枕头已经被浸湿,所幸他身上并没出汗,萧霆晔扬起衣袖,给叶轻隐擦去了头上的汗。

    很熟悉的感觉,迷迷糊糊中,叶轻隐从被子里伸出另一手抓住他。

    萧霆晔楞住了,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呆呆的任由叶轻隐拉着。

    “萧……,萧熠”

    叶轻隐虚弱的唤着,身体冻得瑟缩了一下,随后,双手环抱着萧霆晔。

    他这个意识间的举动,却是牵扯到萧霆晔的心,心脏跳得很快,萧霆晔惊讶的不敢动,生怕惊扰到面前的人

    呆滞片刻,萧霆晔才反应过来。

    他并不喜欢男人,之前听说萧熠纳了男宠,他甚至觉得,有些许恶心反感,可此时的他,竟是不舍推开面前这位。

    萧霆晔虽是皇上,却是尚未涉足过情事,也从未尝试过与他人有过亲密的接触,即使是皇后,他与她,也顶多只是拉过手。

    不行,不行!萧霆晔迅速起身,不再给叶轻隐轻薄他的机会,他把衣服合上,跑下去洗了把脸。

    再回来时,他已经全身都沐浴了一遍,身上只穿了一件里衣,胸膛处微微露起,两块结实的腹肌彼此起伏,锁骨衬托清晰可见,

    夜深了,明日还要上朝,萧霆晔不再管叶轻隐,径直去了书房。

    “呃……”叶轻隐全身再次冻得发抖,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身上衣物皆被汗水浸湿,脸色可见的一度发白。

    中了寒毒的人,若是未服得解药,便只能日日饱受寒冰刺骨的痛,冻不死人,却是能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中毒时间越久,寒毒也会愈烈,且发作时间间隔越短。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温热的手融进被子,叶轻隐像是在无边无际的冰山找到一丝火星,他拽得很紧。

    “这……”试到他浑身冷得像冰块,萧霆晔再也忍不下心丢他一人在床上,顾不得其他的,他脱掉鞋子。

    丝丝冰凉渗入骨血,萧霆晔尝试着用他结实的臂膀将叶轻隐护在怀中。

    再次感受到温暖,叶轻隐紧贴着他,听着强劲有力的心跳,慢慢睡去。

    第二日,清晨,紫宸殿没了多余的宫人,殿内清风雅静,床上两人亲昵相拥。

    叶轻隐皙白的香肩微微露起,睁眼可见,是一道蜜色的胸膛。

    寒毒退去,叶轻隐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许多,他缩了缩身子,习惯性的闭上双眼,在面前的胸膛处蹭了蹭,听着心跳,再次入睡。

    半响,他猛睁眼,二话没说,抬起脚对搂着他的男人就是用力一踹,一脚没将他踹下去,他又狠狠补上一脚,直将萧霆晔连人带被子一起踹下床。

    “啊……,谁”萧霆晔一声惨叫。

    叶轻隐抱起床上枕头挡住身子,继而将自己已被解开的里衣拉起来合上,他眼神恍惚,大口喘着气,眼底尽是恐惧之色。

    他缩紧身子蜷在床角,即使被萧熠强的时候,他都没表现出如此害怕。

    连着被踹了两脚,还没搞清楚情况的萧霆晔,撩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捂着被踹的生疼的那个从地上爬起。

    怒道:“你竟敢对朕动手!”他看着下身继续道:“要是伤了朕,灭你九族都算轻的”

    叶轻隐惊讶出声:“你是萧霆晔”

    “你敢直呼朕的名讳!”

    “萧霆晔,你……”叶轻隐眼角含泪怒问:“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那个,你搞清楚”萧霆晔干咳两声:“明明是你先撩的朕!”

    他站起,浑身只着一条底裤,不慌不忙的俯身上床,准备拾起被叶轻隐坐在身下的里衣。

    不成想,刚一上来,叶轻隐快速掏腿对准他的脸再赏一脚。

    “呃……,大胆”萧霆晔捂着被踹中的鼻子,对着门外吼了声:“来人!”

    凌舟听到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匆匆破门而入,待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后,他却自觉的又退了出来。

    他并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光看萧霆晔的那一身,还有叶轻隐蜷在床角害怕的样子,他也不难想象。

    只是,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来他家皇上,好的是这口!

    也难怪了,皇后到现在还未育有子嗣。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