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皇宫宴会(锋芒初露)(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有多余的随从,萧城架车,玄武十卫暗中随侍,马车抵达宫门口,可见的是几座轿马,上官明月在丫鬟的搀扶下自马车内走出。

    一身淡紫长裙,腰间佩着流苏,头上并没佩戴过多簪饰,长发飘然垂下,弹指间尽显贵气。

    萧熠将准备好的斗笠给叶轻隐戴上,此宴,会延迟到夜晚,更深露重,怕他心尖上的人被冻着,他特地带了一件稍厚的斗篷。

    “萧熠,我有些冷”叶轻隐蜷缩着身子,刚踏出摄政王府大门,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先是觉得疲倦,而此时,竟是全身无力甚至发冷。

    萧熠抱紧他,试到他的身子有些冰凉,将斗篷给他搭上:“轻隐,这样会不会好些了”

    “嗯……”

    萧熠扶他走下马车,上官明月从对面走来,芊芊行礼:“臣女参见殿下”

    “上官明月?”萧熠抬眼:“无虚多礼”

    叶轻隐被他护得紧,不过在她身上打量片刻,便带着叶轻隐进了宫门。

    “小姐,我们走吧”丫鬟芷兰过来扶着上官明月,跟在萧熠身后,慢步进了宫门。

    上官明月的视线落在前面那抹白影上,萧熠养男宠的事,朝中上下人尽皆知,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可今日是皇上生辰宴,如此隆重的场合,萧熠竟把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男宠带上,还贴身护着,上官明月看在眼里,分外眼红。

    宫道上来往着不少达官贵人,许多未出阁的女子今日沾了父亲的光,也能入一回皇宫。

    不觉中,周围多双眼睛已经盯向了两人,但碍于萧熠的威严,那些姑娘们并不敢正眼直视,眼神也不由自主的从萧熠身上转开,落在了他搀扶着的那个一身白衣,斗笠遮面的人身上。

    都知道,那个人,便是摄政王新纳进王府的男宠!

    “真是个病恹恹的狐媚子,青天白日,穿得这么厚,走路还需要人扶着”

    “摄政王殿下怎会对一个男宠这般宠溺”

    “我看啊,那个男宠多半是从瓦子里跑出来的下贱倌子,那种人,最能蛊惑人心,为了上位,什么手段使不出来”

    “不过就是做着皮肉生意,他是男人,难道殿下还能喜欢上一个男人不成”

    “就是,管他呢,殿下就是图个一时新鲜,玩玩儿也就腻了”

    上官明月嘴角微扬:“这帮蠢东西,敢在殿下身后嚼舌根,还真以为殿下听不见呢!”

    萧熠黑着脸,一身杀气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泄出来,叶轻隐出声:“你耳朵这么好?”

    “你不也听见了吗”萧熠轻拍他肩头:“轻隐,你放心,本王定会给你个名分!”

    “摄政王妃吗?”

    “有何不可,又没规定说,男人不能当妃子!”

    “史无前例”

    “那本王,便率先打开,让你成为史上第一男妃”

    叶轻隐轻笑:“我可不像你一般,厚颜无耻!”

    “你……”萧熠有些气闷:“轻隐,本王这还不是为了你,难道,你想一辈子当本王的男宠”

    “一辈子”叶轻隐淡淡道:“萧熠,你难道,真喜欢男人?”

    “不喜欢”

    叶轻隐有些气急:“不要脸,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这样对我?”

    他俯身在他耳边轻说:“本王不喜欢男人,只是因为喜欢上的,恰好是个男人而已”

    身子越来越疲倦,脑袋也有些昏沉,叶轻隐不再说话,缩紧了有些发凉的身体。

    宫宴设在御花园的荷花池旁,这个季节本应是荷花的谢季,但池塘里的荷花,却一朵朵挺拔起,开得非凡,跟王府雪苑里的那些荷花一般,只不过,没那么盛。

    隔远就闻见了淡淡荷香,叶轻隐对荷花觉得莫名亲近,加快了脚步,走到池塘边。

    萧熠随手折了一支刚刚散开的:“轻隐,送给你”

    “谢谢”叶轻隐将荷花拿在手里,面纱下那张好看的脸,露出浅浅微笑。

    今日的皇宫格外热闹,到处可见人来人往,朝中大臣可携带家眷,那些家有千金的,都将自家女儿一起带上了。

    皇上的生辰宴是太后提办的,她的苦心稍微用点心的人,都能猜到,她这是变着法子,给她的两个儿子选皇妃啊。

    萧霆晔贵为北齐皇帝,十八岁登基,如今已经七年了,要说早些年为战事烦忧,无心充盈后宫,可如今,天下平定,他后宫却也只立了一位皇后,还是去年太后硬塞给他的。

    而萧熠就更别提了,十五岁册封为摄政王,如今他也二十有二了,府里连个妾室也没有,好不容易被他看上一个对眼中,却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男宠。

    皇家颜面何其重要,太后自然不能让他的儿子有任何污点,更何况,还是龙阳,断袖之癖!摄政王的一世英名,可不能断送在一个男宠手里。

    宴会进行的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伴随着歌舞升平,言语欢畅声不断,一片其乐融融。

    高坐上以萧霆晔为中,左边是他的皇后,还有太后与随侍在她旁边的沈涣,右旁位子上坐的是南阳王白衡和他的王妃,也就是北齐长公主萧婧媃,可挨着萧霆晔那个高位,却还空着的。

    堂下两旁前排坐的分别是东域与临沧两国的派来贺辰的使者,而以下,便是皇亲贵胄,文武百官及他们所携的家眷,包括沈漓也在场,挨着他坐的白煜灼东瞅西望的,像是在等谁。

    ——“摄政王殿下到”

    随着侍卫一声通报,萧熠扶叶轻隐自荷花池间的木桥上行来,手持一支淡粉清荷,孱弱的身子被捂得严实,像是把他当成了掌间娇宝般护得一丝不苟。

    叶轻隐被萧熠扶到宴上众人中间,他披着厚实的斗篷,这才能掩饰他隐隐有些发抖的身体,此时,面纱下的那张脸也是阵阵煞白。

    身上无力,他怕一不注意会跌倒,只得紧紧贴着萧熠,感觉到他的不对劲,萧熠下意识间,将他搂得更紧,这是这个动作,看在众人眼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