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都是本王的错(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轻隐咬住萧熠手臂,林太医将最疼的第三针扎下!

    “嗯……”很疼,但叶轻隐牙齿并没用力,他的脸已经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了。

    萧熠着急道:“轻隐,我知道你很痛苦,你咬我的手吧,你有多疼,就咬我多重”或许连他的没有注意到,他刚才对叶轻隐自称的是“我”,而不是“本王”!

    叶轻隐依旧没有放力咬,萧熠再次出声:“轻隐,你咬啊”

    “啊……”这回,叶轻隐真的用力了,当真是他有多疼,就咬多重,仿佛连里面的骨头都咬得咔咔作响,萧熠感觉他的手离断不远了,他只能咬牙坚持着,因为他知道,叶轻隐比他更疼。

    半响,林太医取下三针,他的头上已是密密麻麻一层汗水,看得出来,他真的在尽全力救治叶轻隐。

    叶轻隐身上已被汗水浸湿,疼痛稍微得了舒缓,他松开萧熠,嘴角有残留的血迹,是萧熠手上的。

    萧熠的右手手臂已被咬出了血,准备的来说,是被咬破了皮肉,而且还很严重。

    林太医注意到他的手,他担心的问:“殿下,您的手没事吧?”

    萧城也开口:“殿下,您的手居然被咬成这个样子了”

    “放心吧,没事”萧熠擦了擦手臂上的血迹:“疼倒是不疼,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留疤,要是能留疤就好了”

    “额……”萧城挑眼:“殿下,您还希望留疤啊?”

    “有什么问题吗”萧熠漫不经意的说:“留了疤,那也是轻隐给我咬的,我乐意”

    叶轻隐仅能的抬起手,他把萧熠的手臂拿过来,看了眼被他咬的伤口,牙齿印深入血肉,周围已经有些红肿。

    他看了眼萧熠,虚弱的问了一声:“疼,疼……不疼”

    “不疼”萧熠收回手臂:“轻隐,你现在可感觉好些了”

    叶轻隐微微点头!

    这时,林太医开口:“殿下,施完针,接下来,就该给他排淤血了”

    “好”萧熠问:“需要我做什么”

    林太医道:“殿下,您把他扶起来些,稳住他,到时候,他会将淤血全部吐出来”

    “好”萧熠扶起叶轻隐:“轻隐,在忍忍,马上就好了”

    林太医用手在叶轻隐胸口轻轻揉着,突然,他停下手来,用力一按。

    “额……”叶轻隐吐出一口血来,疼得身上直冒汗,萧熠紧紧稳住他,不停安抚着:“轻隐,马上就不疼了”

    林太医接连着按了几下,直到叶轻隐把淤血全部吐出。

    萧城倒来水给叶轻隐清喉咙,随后把地上的血都清理干净,怕萧熠手臂上的伤口感染,林太医给他清洗消毒,而后帮他包扎了一下。

    叶轻隐已经虚脱无力了,他在萧熠怀里靠了许久,隐隐中,他居然发现,靠着他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安稳感。

    林太医离开后,萧熠让萧城去备热水,他要给叶轻隐沐浴。

    良久,热水备好,萧城退了出去,萧熠放开叶轻隐,小声对他说:“轻隐,你刚才出了不少汗,本王先帮你沐浴吧”

    叶轻隐微微点头!

    ——“那本王帮你把衣服脱了”

    ——“好……”

    这是第一次萧熠给叶轻隐脱衣服,他没有反抗。

    衣服脱完,萧熠小心把他抱入浴盆,叶轻隐身上无力,萧熠伸出臂膀,让他尽量靠在自己身上,随后,用一只手细心的给他擦洗。

    沐浴完,他把叶轻隐抱起来放在床上,给他擦干身子,为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随后,他自己也脱掉鞋子上了床。

    他把叶轻隐揽入怀中,轻轻抱住他,把被子拉起来为他盖好,叶轻隐没有反抗他,他小声问:“轻隐,胸口还疼吗?”

    叶轻隐小鸟依人般倚在他胸膛,虚弱的回答说:“不疼了,只是……有些难受”

    萧熠把脸凑来挨着他的头,把他抱紧了些:“那本王抱着你,你睡会儿,等睡醒了,就舒服了,晚些时候,我再给你换药”

    叶轻隐微微颤声:“好……”

    不知过了多久,萧熠埋下头看,叶轻隐已经睡着了,他轻轻褪去自己的外衣,抱着叶轻隐慢慢挪动身子躺下床去,他结实有力的臂膀将叶轻隐呵护在怀中。

    他抬手,轻轻抚摸着怀中人苍白的脸:“轻隐,对不起,都是本王的错……”

    ……

    雪苑另一处房间里,太后坐在高处,沈涣随侍身旁,小蝶跪在地上。

    太后抿了一口茶,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蝶忙回答:“回太后,奴婢名叫小蝶”

    太后轻笑:“小蝶,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小蝶站起:“娘娘有什么需要小蝶做的,尽管吩咐小蝶,小蝶一定在所不惜”

    太后抬手示意小蝶过来,小蝶来到她面前:“娘娘”

    “仔细瞧瞧,你这模样,长得倒也不错”太后挑起她的下巴:“殿下如今被那个男宠给迷住了,哀家若是把你送给殿下,不知道,你要怎样回报哀家呢?”

    小蝶一愣:“娘娘,您的意思是,要让奴婢……”

    太后双眼微眯:“怎的,你不愿意”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