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留着你慢慢玩儿(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萧熠抱着叶轻隐来到后院,来的路上碰见侍卫丫鬟,皆是目瞪口呆盯着两人,他们觉得,萧熠这个举动,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萧熠今日心情出奇的好,随着那些丫鬟如何看他,他也不生气,倒是他怀中的叶轻隐,那脸红的,巴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无奈,只能闭上眼睛,把头埋在萧熠胸前,他要是抬头,肯定能看到,此时萧熠的嘴角都快扬没了!

    雪苑比较大,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是萧熠的住所,而后院则是一处单独的别院,平时除了丫鬟嬷嬷会来打扫卫生,一天也没几个人会进来!

    后院里,有一个较大的鱼池,鱼池旁边有一颗桃树,这颗桃树不似平常的那种,他常年都处在开花中,花期久,而且待桃花谢完后,又会立马长出花苞。

    桃树下面,有一座躺椅,萧熠平时闲来无事,在那椅子上一躺,就是一个午后。

    鱼池里,喂养着许多各式各样大小的金鱼,而鱼池中间则是一个小型的荷花池。

    与桃花一样,池子里的荷花一年常开不谢,清风吹过,整个后院里都是淡淡的荷香。

    鱼池上面架着一座木桥,木桥两边的桥围上摆放着几盆碗莲,莲花虽小,却争先的开放出来。

    萧熠抱着叶轻隐来到鱼池边,把他轻轻放在椅子上,叶轻隐腰疼,他就坐在旁边扶着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轻风吹过,片片桃花落下,萧熠拾起一朵完整的,把它放在叶轻隐头发上,下意识的说出一句:“真好看!”

    叶轻隐全程没有说话,过了许久,萧熠才注意到,他的脸,都红成猴屁股了。

    他打趣道:“咳咳,叶隐,你的脸怎么红了,莫不是害羞吧”

    叶轻隐干瞪着他,半响,他说:“我不叫叶隐”

    萧熠继续问:“你不叫叶隐,那你叫什么?”

    “叶……”,叶轻隐差点说出,随后他瞥过脸说:“不告诉你”

    突然想起什么,萧熠来了兴趣,他问:“你姓叶?”

    叶轻隐微微点头:“嗯”

    萧熠扬起脸,他问:“你跟千尘阁,是什么关系?”

    叶轻隐脸色一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萧熠继续道:“那天晚上,你冒雨来劫狱,救走的那二十人,可是千尘阁的,千尘阁的阁主,叫叶无尘,而你,叫叶隐”

    说道此,他突然坏笑:“你该不会,是他儿子吧?”

    温顺多时的叶轻隐突然变脸:“你闭嘴!怎么可能”

    然而,他这个反应!

    萧熠之前还只是随便说说,现在,他倒觉得有这个可能,他继续说:“哦,我知道了,你是他的私”生子!

    “哎……”,萧熠吃痛,紧搓着自己的大腿!

    他“生子”二人还没说出,他的腿就被叶轻隐狠狠地掐了一爪,叶轻隐的力气是越来越大了,他这一爪掐得萧熠生疼。

    随后,叶轻隐说:“你该”

    “你”,萧熠干瞪着他:“本王不想跟你个半死不活的,……伤患计较”

    他本想说“废人”,但是盯上叶轻隐那张恶狠狠的眼睛,他委婉的说成了“伤患”!

    叶轻隐没理他,隔了许久,他突然开口,他很小声的说:“我叫叶轻隐”

    “啊?”,萧熠没听清,他说:“你能不能大点声,本王刚才不是才喂你喝过粥吗!”

    “你……”,叶轻隐又冲起一阵火气,等气消了些,他才继续说:“我叫叶轻隐”

    ——“叶轻隐”

    叶轻隐点头:“嗯”

    萧熠轻笑:“你这名字好听,谁给你取的”

    语落,叶轻隐脸色沉了下去,他不再说话。

    发现不对劲,萧熠埋头看了他一眼,他看到叶轻隐脸色有些不好,他猜想,可能是他刚才这句话,让他想起了些不好的事。

    他故意岔开话题,他说:“本王,叫萧熠,是北齐的摄政王”

    叶轻隐没有理他,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说了一句:“我知道”

    萧熠抬眼:“所以那晚,说白了,你就是专门来掀我场子的!”

    叶轻隐依旧没有理他!

    紧接着他又说:“你劫走了我的囚犯,作为代价,以后,你就是本的阶下囚,没有本王的允许,你哪也不许去,听到没”

    后面三个字,他说得及重!

    叶轻隐抬眼瞪上他:“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然而,萧熠就喜欢被他瞪着,他又说:“本王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吗,你这模样,杀了可惜了,本王要把你留着,慢慢玩!”

    说完,他抬手去调戏他的下巴!

    “你……”,叶轻隐有些动气,他用力想起身,不想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到抽了一口冷气。

    见状,萧熠忙说:“你别动气,千万别动气,本王错了,本王不说了,好不好”

    叶轻隐咬牙道:“闭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