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给老子喝药(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雪苑的房间多,萧熠选了一间宽敞舒适透气儿的,关键是离他住的那里仅相隔一堵墙。

    安置好重伤的他,他吩咐下人去按照林太医的方子熬药,他则去了刚才那间屋子。

    他之前脱衣服的时候,在那人身上发现了一块玉佩,萧熠来到房间,拿起被他随手扔在床上的东西。

    那是一块通体白玉,玉佩上系着一束青色流苏,上面还刻有字,周围雕刻着一种类似卷云纹的的花符,中间一个圆,里面刻了一个“隐”字。

    而玉佩的另一面,中间刻了一个“叶”字。

    隐叶,叶隐,萧熠猜想:难不成他叫叶隐。

    他来到旁边,拿起之前他拾起的那把扇子。

    那是一把上好的碧玉琉璃制成的扇子,扇子呈现为淡青色,但却发出隐隐白光。

    萧熠仔细的研究了一番,扇子分为五个叶瓣,奇怪的是每瓣扇片都薄如蝉翼,但实际上却是刚硬坚固,削铁如泥。

    扇片周端如同一个剑锋,扇子合拢便是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剑,萧熠拿着扇子挥了两下,然而,他觉得除了拿在手上好看一点之外,实在是怎么用怎么麻烦,不如他的长剑来得方便。

    拿起玉佩和扇子,萧熠就返回了雪苑,他没有回去继续睡觉,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就去了隔壁院子。

    萧熠坐在床边,床上那人的脸血色全无,看上去没有一丝生气,如果不是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很难看得出来他是活人!

    他当时可没想过杀他,顶多就是把他抓住,放在牢里关几天,配合他查清一些事,要是他不听话,再给他来几个“小刑伺候”!

    没想到一个两级反转,那人为了救自己,阴差阳错被自己一剑给刺成了重伤。

    良久,天微微亮起,一个长得很是乖巧灵动的小丫鬟端了熬好的药来到门口,她敲门。

    “殿下,药熬好了”

    “拿进来”

    小丫鬟名叫小蝶,与沈漓一般大,今年刚过十七,她原本不是府里的人。

    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萧熠与沈漓在征战回来的路上,正好碰上被流寇欺负的小蝶,沈漓见她身世可怜,无依无靠,便说服萧熠将她带回府里做丫鬟。

    小蝶端药进去:“殿下”

    萧熠支吾了一声:“嗯,你喂他药吧”

    ——“啊,殿下,这?”

    萧熠白了她一脸:“难不成本王喂!”

    “是,殿下,奴婢这就喂”

    萧熠起身给她腾了位置,小碟坐下床去,一手抬起手中药碗,一手乘了一勺药,颤巍巍送去床上那人口中。

    一勺,药进去了,但随后又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两勺,药还没进去,就先洒得差不多了。

    三勺,药进去了,但根本就喂不下去,那人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不管怎么喂,他都不会吞。

    萧熠急了,他对小蝶说:“你就不能换个法子?”

    小蝶停下了手中动作,她问:“殿下,什么法子?”

    ——“你就不能把他扶起来,然后你在喂!”

    ——“啊”,“是,殿下!”

    小蝶掀起被子,准备扶他起来,刚一动手,她就吓到了:“殿下,他……”

    萧熠不耐烦了:“废话那么多,赶紧的”

    床上那人伤得太重,包扎好的伤口还会时不时的溢出血来,鲜血染红了胸前纱布,而且为了方便换药查看伤势,他并没有穿衣服。

    小蝶哆哆嗦嗦的扶起他,萧熠上前给她抬着药碗,她又乘了一勺药送去他口中,同样的,药虽入口,却是吞不进去。

    她着急的说:“殿下,他还是咽不下去”

    “本王长得有眼睛!”

    萧熠抬手捏起他的下巴,企图让他把药吞进去些,弄了半天,硬是没吞进去一点。

    “奶奶的,你倒是多少给本王喝进去点”

    一次两次三次,喂下去的药都悉数流了出来,萧熠狠狠地把药碗砸在旁边床岸上。

    随后冲着他大吼!

    “要喝就喝,不喝拉到,你要死,没人拦得住你”

    小蝶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又冲着小蝶吼:“看什么看,还不拿下去,省的我看着心烦”

    小蝶吓了一跳,轻轻放下那人,拿起药碗退了出去。

    萧熠越想越气,时不时的冒出一句:“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喝药,死了那就是活该”

    “你叫叶隐是吧,我可没想杀你,是你自己傻,非要往我的刀子上蹭”

    鸦雀无声:“……”

    其实他不叫叶隐,而叫叶轻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