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伤得很重(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萧熠将白衣男子抱进旁边最近的房间,焦急的等待着太医。

    他的剑仍插在他的胸口,萧熠坐在床边半抱着他,床上已被鲜血染红,而他伤口还在一直不停地出血。

    萧熠取下他的斗笠,他的脸色白的吓人,呼吸越来越弱,萧熠有些慌了,他可不想让他就这样死了,他还有事情没查清楚,他还有一大堆事情要问他。

    沈漓站在一旁,他随便找了根绳子系好了裤子,安静了半天,他突然开口。

    他喊了一声:“表哥……”

    萧熠怂了他一句:“有屁就快放!”

    半响,他才支支吾吾的指着那白衣男子说:“表哥,他,长这样!”

    萧熠有些不耐烦:“是啊,怎么了”

    沈漓瘪了瘪嘴:“你难道不觉得他长得好看?”

    “哦”,萧熠下意识的瞧了那人一眼,随后他说:“除了长得像个娘们,没什么特别的,不像本王,天生就是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沈漓不失风度的尴尬一笑!

    他还想说什么,这时,太医来了。

    萧熠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明明心里担心得要死,却表现得不慌不忙。

    林太医过来迅速查看白衣男子的伤势,他的胸膛被刺穿,那剑不偏不倚正好刺中心脏,这人能不能救得活,他不能保证。

    只是萧熠的脾气他又不是不知道,他要让留下的人,不给他救活,自己免不了是一顿板子伺候。

    林太医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殿下,这位公子血流不止,必须尽快将剑拔出来”

    “那就快点拔”

    “可是”,林太医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要是拔出长剑,必定会再一次出血,到时候这位公子很可能会失血过多,导致,导致身亡”

    “你他妈说的不是废话嘛”,萧熠微微有些发怒“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那你说怎么办?”

    随后萧熠又道:“我告诉你,他可是朝廷重犯,你要是救不活他,你的脑袋也甭想要了”

    林太医吓得不轻:“是是是,下官一定竭力救治,还劳请殿下帮下官一个忙”

    ——“什么忙?”

    太医道:“麻烦殿下去打来清水,为这位公子清洗伤口,将他身上的血渍擦洗干净,待下官先扎针为他止血,剑一拔出,就要立即上药”

    萧熠显然不想动手,白了眼旁边立着的沈漓,厉声道:“没听见林太医说什么吗,还不快去”

    沈漓:“……”听见了,他说让你去!

    嘟噜着嘴巴,沈漓不情不愿的出去打水了。

    “殿下”林太医开口。

    “又怎么了”

    林太医道:“殿下,我马上要为这位公子扎针,我稳住他,您快些将他的衣服脱下来”

    萧熠:“……”

    刚把他的衣服脱下,沈漓就抬了水进来,紧接着林太医就开始扎针,几针过后,白衣男子的伤口暂时止住了血。

    林太医提醒道:“殿下,您快些将他的身子擦干净,马上我要拔剑了”

    萧熠支了眼沈漓,沈漓自觉的打湿帕子,拿起为他擦洗,不过他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一挪一挪的,半天也没擦完。

    林太医忍不住出声:“……小将军,你动作快些”

    萧熠也看不下去了了,他上前,怂了句:“滚开,让本王来”

    沈漓等的就是这句话,帕子一递,跑出去老远。

    萧熠细心的给他将他身上的血渍擦干净,打来的那盆水已经浑浑噩噩变成了腥红。

    最后,太医道:“殿下,您稳住他,老臣要拔剑了”

    ——“废什么话,快拔!”

    “唰”的一声,剑被拔出,所幸并没有流出太多的血,太医迅速将准备好药贴在伤口上。

    随后他又道:“殿下,您快拿来纱布给他缠上”

    萧熠:“……”

    止血,消毒,包扎,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后,两人早已是满头大汗。

    萧熠问:“他现在没事了吧?”

    林太医深呼了一口气,支支吾吾半天,他才说:“殿下,老臣一定尽全力救活他”

    救活他?

    萧熠大吼:“搞了半天,你他妈是在逗我玩儿呢?”

    ——“殿下息怒,这位公子伤得极重,您那一剑正刺中了他的心脏,老臣实在是……”

    萧熠大怒:“你的意思,那还是怪本王了?”

    林太医忙跪地:“老臣不敢”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