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个登徒子不要脸(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更时分,摄政王府

    明明已是入秋,今夜却是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不断!

    萧熠躺在宽大的床上,潇洒的摆了大字型。

    淅沥的大雨打在瓦片上,“唰唰唰”的声响吵得他一股莫名的窝火。

    他把脑袋埋在枕头下,每当他快睡着的时候,必定会有一阵轰天太雷将他炸醒!

    反反复复,两个时辰了,他,要,睡,觉,啊!

    “轰”

    又是一个响雷。

    萧熠:“……”你他妈的在炸!

    好不容易安静了会,听着雨落声,萧熠很快入睡。

    他睡得正香,外面兵器相交的声响又将他从梦中拉了出来。

    恍惚间,他听见有人喊“有人劫狱”,外面电光火石的,谁这么傻,偏偏这时候来劫狱?

    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听错了,继续埋头大睡。

    “……”呼噜声渐起!

    然而,刚睡熟,又是几声敲门!

    “殿下,殿下,不好了,有人劫狱了”

    萧熠:“……”他翻了个身,继续睡他的觉。

    “殿下,殿下”

    有完没完!

    萧熠按捺着怒气,对门外大吼:“半夜三更的,叫什么叫”

    “殿下,有人来劫狱了”

    “谁要劫让他劫去,别来烦本王”,萧熠拍了拍沉重的脑袋,有些不耐烦。

    “殿下,劫的可是昨日才收网的那二十人”

    “什么”,萧熠一楞,“居然来得这么快”

    大大呼了一口气,他对门外吼道:“本王知道了,你让沈漓调五百影卫去拦截,注意,要活的”

    “是,属下这就去”

    吩咐完,他又继续睡了下去,谁要是再来吵他,他能提刀架人脖子上。

    摄政王府地牢,人间炼狱,进去的人很少再竖着出来,横着进去的一般都没命再出来!

    雨,依旧下得很大,地牢门口,一位白衣分不清是男子还是女子的人,他头戴斗笠面纱遮面,手中持一把碧玉琉璃扇,直直立在中间。

    几百名身穿黑色轻甲的影卫,将他团团围住。

    就在不久前,他孤身一人闯入地牢,打伤了百八十名守卫,用手中那把扇子劈开牢门,带走了朝廷钦点的二十名重犯。

    这时,一位身穿银色轻甲的少年走上前,用剑指着白衣人,厉声道:“你是何人”

    白衣人把玩着手中扇子,半响,才悠悠答道:“自然是劫狱的人”

    听到嗓音,沈漓皱了皱眉,他问:“你是男的?”

    白衣人抬眼,收紧手中扇子,质问道:“难不成你是女的?”

    沈漓不再答话,他岔开话题。

    “那二十个人呢”

    “自然是劫走了”

    “你找死”,沈漓话落,不再与他多言,挥了挥手。

    一轮影卫拔刀提向他,沈漓不再陪他们淋雨,他跑到屋檐下,冲着他们大喊一声:“要活的”

    白衣男子立在原处,手中琉璃扇发出微微白光,待那些影卫手中长刃离他半指之距,他才恍然转身绕过长刃,手中扇子旋过,那修长的大刀,便只剩下刀柄。

    “我的刀怎么断了”

    随后,他瞬行至其余几十人身旁,恍惚间瞧见一到白影掠过,紧接着便是手中兵器断裂,伴随着淅沥的雨声落地。

    “我的刀也断了”

    “我的也是”

    雨下得很大,看不清前方,远处的沈漓出声:“怎么回事”

    “小将军,我们的刀断了”

    刀断了?

    沈漓道:“换人继续上”

    第二轮影卫应声而上,结果,与之前一样,手中兵器还没碰到白衣男子,它就——断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