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幸福(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弟弟好奇怪啊。

    快三岁的三个三个小团子齐刷刷的围着小皇孙,对这个刚出生的小宝感到好奇。

    “哥哥,好.……难看,”钰潇清晰的说出了难看这个词,被进屋的秦熙听见了。

    他一把把钰潇抱起,举得老高,钰潇哈哈哈的笑着,在阳光下照耀的黑发让钰潇的白皙笑脸更为突出,秦熙对笑的开怀的钰潇说:“小弟弟还没有长大,长大了就好看了,到时候咱们钰潇可要带着弟弟玩啊,”然后又给钰泽和玉宝说了同样的话。

    三个小朋友郑重的点头,神情严肃,他们接下了表叔说的任务,他们还会时常来陪小弟弟的。

    四人说话一点也不顾及着熟睡的孩子,小皇孙不堪其扰,最终还是醒了,被吵醒的他哇哇大哭,乳母听到这声音赶紧来哄小皇孙,秦熙也闭嘴了,他看着自己儿子哭的很带劲儿,非常的满意,不是哼哼唧唧的小声哭泣,长大后一定是位男子汉。

    一切都很圆满。

    小皇孙的出生,皇家第三代来临,皇帝看着孙子长大,儿子顶事,民生风调雨顺,大邺人口增长,安居乐业,繁荣昌盛,十分欣慰。

    但有一日,他受了刺激。

    “李大人,你要辞官?”

    皇帝不敢相信,这和他一起长大,少年情谊深厚的李斌,居然要辞官!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是为何?你还年富力强,还能再干十年!”

    李斌一脸黑线,还再干十年,腿脚都不便了还让自己上朝,皇帝心真黑!

    “皇上,臣年纪大了,想颐养天年,且臣夫人也希望臣多陪陪她。”

    皇帝被李斌一箭扎在心上。

    “爱卿啊,朝中不能缺了你啊,”皇帝苦苦挽留,不想让李斌辞官,这老家伙走了,谁帮他和朝上的老臣斗,他一人不能坚持。

    李斌就是不听皇帝劝,非要辞官,皇帝最后无法,只得允了。

    然后第二次打击就来了。

    某一天,他照常来中宫找皇后吃饭,谁知往常都很高兴的皇后闷闷不乐,吃饭也不给他夹菜,皇帝就知道,皇后心中肯定有事。

    “皇后啊,我最近新得了一颗夜明珠,非常衬你,我让下人把它拿到你宫里。”

    皇后淡淡的嗯了一声,还是提不起劲儿。

    “我还有个狐皮,紫色的,也好看。”

    皇后:没意思,不想理。

    皇帝说了好几个礼物,皇后都没有兴趣,皇帝找不到原因,只能开口问:“皇后,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如说出来,朕帮你分析分析。”

    皇后斜了皇帝一眼,这眼神让皇帝非常回味,这是两人还未成婚前,皇帝才能体验的眼神,自从当了皇帝,皇后就没有以前那样有小脾气了,全忍了下来。

    皇后幽幽道:“前几日我嫂子进宫,高兴的说我哥辞官了,要陪她出门游览河山,短期不会回来,特来告诉我一声。”

    皇帝僵着身体,好你个李斌,临走前还能摆朕一道。

    “可怜臣妾啊,入宫二十多年,如今都当皇祖母了,也没怎么出宫过,看来臣妾是要老死在这皇宫了,”皇后说到伤心处,流了两滴眼泪。

    皇后这悲伤的眼神,让皇帝心底抽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登上皇位后,一直兢兢业业,皇后也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他,在他为了巩固皇权纳妃时,她心底是难受的,也从未怨恨他。

    说来,他这一辈子可是愧对于皇后的。

    “墨婉别哭,我也带你出去玩。”

    皇后的哭声一滞,听到皇帝叫了她名字,还有些不习惯了。

    “真的吗?”皇后带着泪光,又充满希望的看着他。

    真的?皇帝发现自己嘴快说了这句话,想后悔也没办法,皇后这眼神,他舍不得拒绝。

    “当然,”他硬着头皮承认。

    这下不好好吃饭的人换成了皇帝,他在想自己怎么才能带皇后出门。

    夜深露重,夏天的夜晚,人人都睡了,皇帝还在书房点着灯处理国事,原本属于太子的桌子上也没人了,秦熙早早回宫,他早就高效率的将自己的事情做完,回去睡觉了。

    皇帝不明白了,怎么就自己一人在这里累死累活,奏折没有处理完,答应皇后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办。

    望着秦熙空着的位置良久,皇帝内心的嫉妒越来越重,终于下定决心,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早朝上的百官,听到了传位诏书。

    秦熙:.……皇位来的如此出乎预料。

    在场最高兴的,莫属皇帝了,卸下了皇帝的重任,他第一次如此轻松,从此他就能早睡早起,不用干活,也能带皇后出去,一举数得。

    因为他急着退位,所以秦熙的登基卡的很急,原本准备出发的李斌和苏氏也因为秦熙的登基,将出行的时间推迟。

    已经晋升为太上皇的他满意的看儿子登基,又看到了在登基宴上的李斌和苏氏,他心里一喜,这两人还没出发呢。

    他走到李斌身边:“李斌啊,你怎么还没走呢,不是说要出去游玩吗?”

    李斌:“陪着家里的孙子玩了一段时间。”

    太上皇哦了一声:“原来如此,那你走的时候等等我,我现在也卸位了,要带着墨婉一起出门游玩,咱俩一起吧。”

    李斌觉得此刻的太上皇……怕不是来炫耀的吧。

    炫耀他也能出门了。

    今天是太上皇……不对,现在应该喊姑父,今天是姑姑姑父和公公婆婆离开汴京的日子,清禾,李松宴,以及秦熙和顾橙悄悄的来送几位长辈。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