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夺权(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昌邑王刘贺一直哭拜到未央宫昭帝的梓宫,那里已经集聚了满朝的大臣,大将军霍光看着哭得正伤心的刘贺恍惚了一下,甚至有些怀疑那些传回来的情报是假的。★首发追书帮★

    上官皇后红着眼冷冷的看着下面哭的伤心的刘贺,她未来的“儿子”。前几天她也曾经哭的很伤心,不过不是为昭帝,而是为她自己,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越来冷,越来越硬,硬到将来她是再也不会哭了的。

    不管下面的人是谁,对上官皇后来说只是未来的皇上,而她将是未来的太后,不过她还是希望刘贺能像昭帝一样,这样两不相犯,就自然安宁一些。然而他没想到,刘贺与昭帝的风格截然相反。

    元平元年六月初一,刘贺接受了皇帝的玉玺承帝位,尊上官皇后为皇太后,随即上官太后搬往长乐宫。而刘贺直接把未央皇当成了昌邑王宫,把自己真当成了皇帝,而跟着刘贺到京的昌邑臣子们也都把刘贺当成了皇帝。

    刘贺一上位,便在昌邑群臣的撺掇下给了大将军霍光一个下马威,将原昌邑丞相安乐封为长乐宫卫尉,大有控制上官太后之势,长乐宫以前并没有卫尉。

    大将军霍光想到外界正在传自己专权,也想到这个皇帝是自己坚持要请回来的,也就忍了,上朝之时对刘贺一路上的行为也只是以规劝。

    没想到,大将军霍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坐在大殿之上的刘贺便很不烦的打断了,丝毫没有给他这个大将军留一点面子。

    朝中大臣,见了新皇帝的做派,见了大将军霍光吃瘪,都暗自偷着乐,刘贺是大将军霍光坚持要请回来了的,都等着看大将军霍光的笑话。

    然而他们都太低估了刘贺和他的臣子们的天真,紧接着刘贺直接的表现出了与大将军霍光争权之势,将他从昌邑带过来的二面多名旧臣迅速的安插进了朝廷的各个重要部门。

    这不仅是在与大将军霍光争权,更是在与整个朝廷的旧臣在争权,丝毫没有把大将军和他们这些老臣子放在眼里,若是放仍下去,恐怕大家都得回家去。

    “皇上,当年文帝进京继承大统时,行事低调,首先封的就是太尉周勃等辅国功臣,然后才封自己的近臣的。文帝是高祖之子,都是如此,皇上你应该效仿啊!”

    龚遂见刘贺和那些近臣们不知厉害,以为就凭着昌邑的那些臣子就能与权倾朝野的大将军,与整个朝廷对抗,再继续下去恐怕就所有昌邑的人的都要大祸临头了。

    “郎中令何必长他们志气灭自己威风,如今朝廷各个部门都有我们的人,相信不用多久,大权就会掌握在我们手中,到时便把长乐宫中的皇太后控制起来,还怕什么!难道要我们皇上像昭帝一样,天天坐在大殿之上像一个木偶吗?”

    龚遂话音一落,正与是刘贺饮酒的亲信便说到,并用轻蔑的眼神看着龚遂,觉得龚遂实是是不足以为谋。

    “你们这群愚夫,将来必是要害了皇上的,皇上切不可听信他们之言,早早的将他们驱逐了吧。”

    龚遂又是愤怒,又是惊恐的大声说道。

    “郎中令难道也和王吉一样希望朕只做一个垂手坐在宝座上的木偶吗。”

    刘贺突然严厉的说着,亲信的话让他精神也为之大震,想着马上就要大权在握,怎么听得进去龚遂的言语。当年他的父亲昌邑哀王刘髆,就是因为这个帝位抑郁而死,如今他已经坐上这个位子,而且马上大权在握,怎么能让他不兴奋。

    “臣所言,皇上不听,那请皇上将臣逐走吧。”

    龚遂见不仅没劝住刘贺,而且刘贺还被下属撺掇的自大妄为如此地步,大将军霍光一个人就很难对付了,可是刘贺的行为不仅是与大将军霍光为敌,而是与整个朝廷为敌。刘贺心中恐惧益盛,心知再不走,大祸就真的要来了。

    刘贺看了龚遂一眼,一言不发转而继续与身边的亲信饮酒。

    龚遂越想越恐惧,终是不安,于是找到安乐,哭着说道:“大王被立为天子之后,日益骄纵,我劝他也劝不住。如今还在居丧期间就天天与亲信饮酒作乐,游乐围猎。这些都违背了正道,继续下去大家都要大祸临头了。现在按律又不能辞职隐退,大王又不放我走。想走走不得,想装疯又怕被人识破被人唾骂,可真是如何是好。您以前是皇上的丞相,应当极力规劝才对啊。”

    安乐听了,只能苦笑。刘贺以前只听得进去龚遂的话,他的话刘贺哪里会听。两人只能惶惶恐恐的相互聊了几句,最终也不了了之。

    这日刘贺又梦见一大堆苍蝇的粪便,上面用大片的屋瓦盖着。刘贺想了心里不安,又跑去问龚遂。

    “皇上所读的《诗经》中说道: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这个梦是说皇上左右的奸佞之人多和像梦中的苍蝇粪便一样,皇上应该提拔先帝大臣的子孙,远离那些进谗阿谀之人。皇上现在就应驱逐原昌邑国的旧臣,从臣第一个开始吧,否则必有大祸!”?龚遂趁机又用诗经中的《青蝇》来劝诫刘贺,而且也再一次表达的想离开的想法。

    然刘贺被原昌邑旧臣撺掇的信心满满的自以为能掌大权,哪里听得进去龚遂的话,当然这一次他也没放龚遂走。

    对于刘贺的行为,满朝大臣都看在眼里,除了太仆张敞上书劝诫过刘贺要嘉奖朝廷重臣,远离昌邑旧臣之外,没有一个人出言劝诫,大家都在等着大将军霍光的反应。

    而大将军霍光好像睡着了一样,放任刘贺胡闹,不劝诫,也不管束,甚至连往日对昭帝的那种隐隐的强横的态度也没有了。大将军霍光的在朝臣中的预料之外也在朝臣的预料之中,但是他们相信刘贺的一言一行肯定是在大将军的掌握之中,他们都在猜测大将军霍光能忍到什么时候,将会以什么样的方法对待刘贺的夺权行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