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有进无退(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太后?”上官皇后重复了一句,马上就明白了昭帝之意。免-费-首-发→【追】【书】【帮】

    大将军霍光肯定不会找一人会给自己添麻烦的人来继承帝位的,那肯定会给昭帝找个“儿子”,她飞速的在脑海里转了一圈,那个人已呼之欲出。

    武帝六子,卫太子刘据已逝,齐怀王刘闳早夭,因无子国除,燕刺王刘旦元凤元年因谋反自缢,其子皆被赦为庶人,昌邑哀王刘髆也因母族被诛抑郁而死,其子昌邑王刘贺年十七,如今活着的就是昭帝和燕刺王刘旦的胞弟广陵王刘胥。

    昭帝之后,最有资格继承资格的便是广陵王刘胥,据说广陵王刘胥勇武有力,正当壮年。若是广陵王刘胥继位,大将军霍光必然要归政。可是如今大将军霍光已经偿到权力的好处,自然是不愿意放的。

    再者,若是广陵王刘胥是昭帝之兄,若是他继位上官皇后就变成了皇弟妹了,这也不是大将军霍光愿意看到的。

    那么选择其实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昌邑哀王刘髆之子昌邑王刘贺。

    “是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有了你这个太后,皇后是谁也不重要了。”昭帝有些嘲讽的说道。

    “可是妾不想当太后,只想当皇后。”

    十五岁的上官皇后颤声说到,虽然昭帝一直讨厌她,但他至少在讨厌她,而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将来新的皇帝继位,她便要成为太后,要成为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的母亲……这些她想想就觉得可怕。

    “你会是一个好太后的。”

    昭帝平静的说到,他知道如今坐在他身边的女子比他要坚强的多。昭帝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想着自己的母亲当初费尽心机的除掉了昌邑哀王刘髆的母族,结果这个帝位将要落到昌邑哀王刘髆之子手中。就当是替母亲还全债吧,昭帝心中默默的说到。

    然后昭帝又想到了刘病已,这个卫太子唯一的后人,虽然如今在长安以及三辅地区的名声好的连他这个皇帝都有耳闻,然他只是一个庶人,欠他的,恐怕就还不了了。

    “我们本来可以成为很好的夫妻的”

    上官皇后再也忍不住泪水哽咽了起来,昭帝是那样的高贵温和,而她也是很端庄雅静的,这明明是很般配的一对,却做了十年的仇人。

    “朕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朕以前也很爱动,很喜欢笑。”

    昭帝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的幸福,他想起了他的母亲,那个他认为世界上最温柔最漂亮的女子,他喜欢的女子也应该是像母亲那样活泼爱动的,会撒娇,会生气的,这几日他天天梦到她。

    “是吗,母亲在世时老是说我太过安静。”

    上官皇后有些失望的说到,就连这样的一个想象都被昭帝彻底的打破了。她有些失措自己的失控,夫妻对她来讲是奢望,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天真了,上官皇后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讲。唯有对自己的狠一些,才能活得开心,上官皇后的脸上冷漠更胜。

    元平元年四月十七日,二十一岁的昭帝崩于未央宫,无子。昭帝八岁继位,二十一岁驾崩,谥号‘昭’,当了十三年的皇帝,从未亲自巡行祭祀。除了十四岁那年,因上官桀父子参奏霍光一事在史书上留下了惊艳一笔,再无其他。

    未央宫承明殿内氛围一片压郁,朝臣们正在商议选皇帝的事情。从昨日一直商议到今日,一直没有结果,此时已是酉时,眼看着这一天又要过去,大臣们个个商讨的头昏眼花,可是就是没商量出一个结果,准确的说没有商量出一个让大将军霍光满意的结果。

    “大将军,诸卿们还是觉得广陵王刘胥是合适。”

    丞相杨敞有些颤颤巍巍的说道,目光游离不敢直视大将军的眼睛。他这个丞相是去年冬季接任王?的。田千秋之后原御史大夫王?便接任了丞相之职,杨敞由大司农升为御史大夫。王?逝世他便接任了丞相一职,没想到才几个月,皇上就没了。

    “诸卿再议,看看可否有更何适的,今日一定要有结果!”

    大将军霍光阴沉着脸说到,大将军霍光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平时,少不得有人揣摩他的心思,甚至连他没有的心思都揣摩出来,给做了。他本以为选皇帝这件事情会很容易做好的,不想从昨日磨到今日,就没有一个人开口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直到现在关键时候,这些人一个个的还都在装傻。其他人就算了,连丞相杨敞、右将军张安世、太仆杜延年都不作声,这个时候大将军才强烈的意识到自己不是姓刘的,自己只不过是给姓刘的办事的。

    大将军霍光在生气的同时,在看清自己的处境的同时,心中也涌出深深的恐惧感。这权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不能放了。

    昭帝年间,他虽然享受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做了许多得罪人的事情,有些是为了他自己但更多的是为了这个国家。所以恨他的人大有人在,这些人并不是真心臣服于自己。

    就连大将军霍光认为的自己人,杨敞胆小怕事,上次上官桀谋反,就躲了起来;至于张安世和杜延年,如果他大将军上次真得被上官桀逼得造反,他们也一定不会追随自己的。

    这种情况,上无皇帝照应,下无朝臣支持,一旦他没了权力,他的下场可想而知。如今路走到这一步,只能进不能退了。

    “是,是,咱们再议,再议。”

    朝中诸臣们很是恭敬的附和道,虽然内心极度不满。正如大将军霍光想的一样,虽然朝臣们平时都想着办法的讨好着大将军并不是因为他们从内心臣服大将军,而是能得到好处,或者是慑于大将军的权势,给自己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然内心却是对大将军非常不满的,毕竟大家都是吃着刘家的饭,凭什么你大将军要高高在上。

    如今昭帝驾崩,许多人便看到了机会,立一个强壮的皇帝,看你大将军还霸道!所以不管大将军霍光再怎么明示暗示,大将都装看不懂,听不懂。

    至于大将军的心腹之人张安世、杜延年,都是谨慎之人,再者从大处讲他们也是为姓刘的办事的。昭帝虽然是病逝的,但为什么得病他们心里都清楚。这就已经令他们不安了,若他们真的顺了大将军的意推一个小皇帝又被大将军霍光当做木偶,将来史书上记他们一笔,那可不是好玩的,关键问题是百年之年,天下仍然是姓刘的,他们得为自己的后代考虑。

    朝臣们又装模作样的将所有后选人拿出来,一个一个的分析起来,过了好久,丞相杨敞再一次颤颤巍巍的将议论结果上报给了大将军霍光,当然还是广陵王刘胥。丞相杨敞此时真心感觉到丞相不是好当的,他终于明白武帝之时公孙贺不敢接受丞相印信的心情了。

    “先帝在时,广陵王刘胥就因为他行为不合礼法而不受喜先帝喜爱,诸卿今日回去再好好思索,明日再议!”

    大将军说完就离开了大殿,朝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也相继离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