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成亲(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元凤六年春天,鞭炮声响彻了整个尚冠里,今日是皇曾孙刘病已和许平君的大喜之日,刘病已的宅子里已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免-费-首-发→【追】【书】【帮】许是刘病已人缘好,许多人都是不请自来,好在刘病已朋友也不少,帮忙张罗的人也足够。

    自两年前订亲之后,许平君便陪着刘病已将三辅地区跑了个遍。虽然许夫人对刘病已这种只知道贪玩花钱的这种做派心有不满,但到底是订了亲的,又是用的刘病已自己的钱,也只是偶尔和许广抱怨几句,但每次都被许广汉制止住了。

    史老夫人虽年岁已大,但是路不远,病已结婚硬撑着来到了长安,正精神矍铄坐在高堂之上。

    “曾孙拜见曾外祖,曾孙这就要去接新妇了。”

    穿着一身玄色新服刘病已规规矩矩的跪在史老夫人面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其实接亲的时晨还未到,可是刘病已心里早已按捺不住。

    “好,好,勉之!勉之!”

    史老夫人看着面前的曾孙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仿佛昨天还是那个一脸顽皮的小孩子,一眨眼就长大成了一个英俊后生。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笑着笑着,眼眶就有些润了。

    宅外张贺早已将迎亲的十二辆马车准备好了,长安嫁娶侈靡之风甚盛,十两马车是当时的标准。张贺又特地加了两辆,他不想皇曾孙刘病已在娶亲上面有任何遗憾。

    “看你这急切的样子,你自小就天天与平君相处,平君又飞不了。”

    张彭祖看着刘病已微微抖动的手说到,他从未见过刘病已如此的不淡定过。

    “那怎么能一样,从今天起平君就是我的夫人了,是我的家人了。”刘病已想也不想的说道。

    张彭祖笑着看了眼刘病已,不再说话,他现在才想起刘病已其实就是一个孤儿。史家和张贺虽然对刘病已不错,但总是有些不同的。

    其实刘病已的住处和许宅离得并不远,但是一路上行上听闻今日是皇曾孙成亲,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纷纷前来祝贺,硬是比平日多好了好几倍的时间才来到许宅。

    当许夫人看到十二辆马车来迎亲,心中也是舒坦了许多。

    许平君昨夜一夜未睡稳,今日早已穿着玄色的盛装等在闺房里,头发已被结成髻,一张俏脸上满是期盼与羞涩之情的俏脸。当她听到外面的动静的时候,知道刘病已是来接她了,猛得站了起来,忽然想起今日是大婚,不能像平时那样一听见刘病已的声音就跑出去的。

    许平君傻傻的笑了两声,又坐了下来,只把陪在一旁的喜婆弄得莫名其妙。

    不一会儿,便听到房门吱的一声开了,许平君赶紧看了过去,便对上了自己母亲的眼光。

    许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副娇羞急切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年出嫁的样子,心中又是欢喜,又是不舍,又有一些不舒服。

    喜婆见许夫人走了近了,知道这娘俩要说两句贴已的话,便很识相的退了出去。

    “这就等不急了?”

    许夫人一想着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就要将自己将来可能会大富大贵的闺女拐走了,心里就有些酸酸的。

    “母亲……”

    许平君拖长了声音,娇娇的说道。

    “好了,好了,母亲只愿你们将来和和美美,别得什么都不求了。”

    许夫人摸着许平君的头说道,她虽然盼着自己这辈子唯一的女儿能大富大贵,可是临要嫁了,又觉得只要自己的女儿过得开心就可以了。

    “病已对我很好。”许平君低声说到,脸上的娇羞更胜。

    许夫人一听这话,想起刘病已平常紧张自己女儿的态度,也颇为放心的点了点头,刘病已虽然穷了点,但是对许平君的照顾那可是一点都没得挑的。

    “母亲与你父亲就你一个女儿,你与那孩子过一段时间就搬回来住吧,母亲还可以帮帮你们。”

    虽然女儿没听自己的话,硬要嫁给刘病已,但是许夫人总归是心疼自己的女儿的,只好自己苦一点。

    “嗯,我先跟病已商量商量。”

    许平君说到,虽然她很乐意搬回来住,但是她知道刘病已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实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若是他不愿意,她也只得跟着他了。

    “你今天真美!”

    拜完了许广汉夫妇,刘病已牵着许平君上马车的时候,终于将憋在肚子里很久的一句话说了出来。许平君笑,却硬是不好意思对刘病已说他今天其实也很好看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就在这时,稚嫩歌声响了起来,一群小男孩小女孩一边看着今日的新人一边唱着。这首歌刘病已和许平君听了许多次了,但今日听了心里都像吃了蜜的一样甜。

    张彭祖看着这一对新人就觉得自己成亲时怎么没像他们这样,两个人都定在那里傻呆呆的笑。他扯了扯刘病已的衣袖,刘病已才反应过来。赶紧将脸已是红得不能再红的许平君牵上了马车,一路上刘病已一直是一脸傻笑。

    其实时整个婚礼刘病已都是保持着傻笑的表情,眼中也只有许平君,其他的人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他都有些恍惚。

    “从此我再也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刘病已坐在床边像个孩子一样将头埋在许平君的胸口喃喃的说到,只到今日把许平君娶回家,他才真正放了心。虽然之前也已与许平君定了亲,但是心里总是挂着,许夫人对这门婚事并不是特别满意,他也是清楚的,生怕哪天发生了一点遇外。

    “病已,病已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你一直有我的。”

    许平君轻拍着刘病已的背部无限怜惜的说到,每当刘病已像个孩子向他撒娇的时候,她的心总是疼痛不已。

    “病已,你干什么?”

    正当许平君心疼着刘病已的时候,人却冷不丁的被刘病已推倒在床,紧接着就被刘病已压得紧紧的。

    “行周公之礼啊。”刘病已一脸笑意的看着许平君茫然的样子。

    “哦”许平君下意识的哦了一声,随即脸又红了起来。

    婚后第三日,刘病已、许平君这对新人便提着礼品到许宅回门了。

    “几时搬回来住,你这一嫁出去,母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许夫人将许平君拉到室内便迫不急待的问了起来。

    “母亲不急,我还没跟病已说呢。”许平君有些为难的说道。

    “难道他不肯?你不说,母亲去与他说!”许夫人沉下脸来说到。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