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茂陵(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看什么!”马车里许平君被刘病已盯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首★发★追★书★帮★

    “有了你真好!”

    刘病已一改往日的嬉笑,认认真真的看着许平君说到。

    许平君听了脸一红,痴痴的笑了一声,然后低下了头。

    “我有什么好的!”

    过了好久,刘病已都以为许平君睡着了,许平君才幽幽的问了一句。

    “这里很安稳!”刘病已将许平君的手抓起放到自己的胸口说到。

    “病已,你放心,我知道你,我会照顾你的。”

    许平君听到刘病已这样讲,心竟然一阵阵生疼,她双手轻轻的抱住刘病已说到。不知从何时起,她的眼睛就离不开刘病已了,她总是能捕捉到刘病已眼中那些一闪而过的落寞与悲伤,以至于她每次看到刘病已嬉笑的脸都觉得心里生疼。

    刘病已后来突然间不来找她了,她从来没有怨过他,她明白刘病已其实是一个内心很骄傲的人,所以她也忍住没有去找他,她不想让他难堪。

    刘病已听了许平君的话,心中一暖,他用力的抱了抱许平君,喃喃的说道

    “你从小又笨又爱哭,将来肯定是我吃点亏照顾你了。”

    两人相拥许久,才相互分开,四目相对,目中皆有暖意。

    刘病已自从与许平君亲事定了之后,刘病已又相以前一样每天都到许宅去报道,这日又拉了许平君一起去长安郊外的茂陵去,他本想将张彭祖也一起叫上的,不过听说张彭祖不知犯了什么事被右将军张安世禁在家中了,也只好罢了。

    来到茂陵,看着这个用了武帝年间三分之一的贡赋,花了五十三年之久所建立起来的陵墓,刘病已和许平君都被彻底的震撼了,随后便是各种复杂的情绪一起涌上了刘病已的心头,各种有关武帝的传闻一一在刘病已脑海中浮现,他甚至开始想象武帝到底是一相什么样的人。

    “像曾祖这样活,才是快意的。”刘病已有些羡慕又有些自豪的想到,毕竟他也是武帝的后人。

    “怪不得他们说先帝奢侈,这,这要花多少钱才能建好啊。”许平君过了许久才说出这么一句来。

    刘病已正在激动地想着自己以后要是也能像武帝如此风光就好了,却冷不丁的被许平君泼了一盆冷水,他有些尴尬的朝许平君笑了笑,说道

    “先帝有这么多钱,让自己活着的时候风光惬意,死后建茂陵,让后人永远记着他,不好么?”

    许平君皱了皱眉头,觉得病已说的话好像没有错,但她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她茫然的看了一眼刘病已,说道

    “可是,我还是认为这样做不是很好。”

    刘病已摸了摸自已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也有不好,建得太好了,容易让人惦记着。”

    许平君没听懂刘病已的话,睁大着眼睛看着刘病已。

    “听张叔说,前几年,就是先帝入葬后的第四年有商人在离这不远的扶风市场中买到了先帝的陪葬物品。”刘病已说到。

    “啊,那后来呢?”许平君不可思议的看着刘病已没想到先帝驾崩不过四年,就有人敢去盗他的陵墓。

    “想不到吧,让你更想不到的是人们把那个商人和陪葬的宝物送到长安有司,结果他们把宝物放在武帝的庙里保存了起来,那个商人就直接放了。”刘病已撇了撇的嘴说道。

    “啊,就这样算了?”许平君不可置信的追问了一句。

    “是啊,因为大将军说先帝已成仙,这是上天神灵的旨意?”刘病已有些嘲讽的说道。

    “真有神仙?”许平君来了兴趣。

    “不知道,但是就算先帝成了神仙,也不会将自己所喜欢的宝物放到市场上去售卖吧。”刘病已肯定的说到。

    “那大将军为何……”许平君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知道那座陵墓是谁的?”

    刘病已并没有直接回答许平君的话,而是用手指了指茂陵邑中高度仅次于武帝的那座陵墓。

    许平君摇了摇头,她平常对这些皇室传闻并不是十分关注。

    “是李夫人的,大将军将李夫人追封为皇后,便将将他的墓地迁到这里来了。”

    刘病已神色有些阴郁的说到,有资格躺在这里的应该是卫皇后。没想到大将军霍光对外声称他揣摩武帝之意,应将李夫人葬于此,便将早已逝世的李夫人追封为皇后,迁入茂陵陪寝。

    “啊,是那个会跳舞,病了不敢让先帝见到她病容的李夫人?皇后也是可以追封的?”

    许平君再次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对于李夫人的传说到是有许多。李夫人因自己的哥哥李延年的一首“佳人”歌而被武帝昭见,最后被纳入宫中为妃,并生下昌邑哀王刘髆。后病逝前因怕武帝见到她因病色衰而失宠,至死未让武帝见她一面。

    李夫人病逝后,武帝果然很思念她还曾为她做赋以寄相思。并且为了使李夫人的兄长建立军功封侯,也为了得到贰师而城的汗血宝马,封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出征大宛,最终用了两年的时间,以三万多人的伤亡为代价,得到了宝马,贰师将军李广利也被封为海西侯。

    “大将军霍光说他是揣摩的先帝的遗愿。”

    刘病已说到这里,却不知怎的想到了昭帝刘佛陵,武帝最后应该是喜欢昭帝的母亲钩弋夫人的吧,而钩弋夫人却是害了自己祖父的罪魁祸首,虽然没人有明白的告诉过刘病已,但是当年他在掖庭所听到的一切都指向了钩弋夫人。

    “李夫人那么怕先帝,可想而知先帝是不喜欢李夫人的,在喜欢自己人的面前是不应该怕的。”

    许平君说完,脸有些红的看了看刘病已,然后又迅速的低下了头。

    刘病已心中刚刚生出的一丝戾气被许平君那娇羞的表情所融化了,他把伸出手右将许平君的肩温柔的搂住。

    “李家先后被灭过两次族,李家再无一人,让李夫人陪寝是最好的选择。”

    当年巫蛊之难之后,最有实力的皇子是昌邑哀王刘髆,没想到不久刘髆的舅舅贰师将军李广利与李广利的亲家当时的丞相刘屈耗的夫人被内谒者令郭穰告发从而被灭族了一次,在外领兵的贰师将军李广利最后兵败投告匈奴又被灭族了一次。两次灭族,李家再无人,后来昌邑哀王刘髆抑郁恐惧而死。

    “病已,病已以后不要再想这些了好不好。”

    许平君感觉到刘病已搭在她肩头的手越来越紧,她的心又开始疼了起来,刘病已也是一个孤儿,身后也再无一人。

    “这些都是别人的故事,我只是讲给你听听而已,你不喜欢听啊。”说完,刘病已冲着许平君灿烂一笑。

    “不喜欢,听这些太累。”许平君说到,她不喜欢刘病已这样强装作开心,可是又不好说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