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围殴(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湖县泉鸠里站在卫太子的墓前,刘病已有些目瞪口呆,卫太子的墓比他想象中高了太多太多,像一个小山丘,旁边还有两座小墓,应该是他的两个伯父吧。★首发追书帮★

    “没想到有这么高!”张彭祖也被面前的这个约有五十米高的墓冢惊得说不出话来,长安诸陵,他还没见过哪个墓冢有这么高的。

    “若他真的后悔了,为何当初没有给曾祖平反?”

    刘病已看着气势磅礴的墓冢,又望了望不远处的思子宫和归来望思之台,疑惑的说到。他对武帝这个曾祖父的做法非常不解,他对这个曾祖的感情也是非常复杂的。

    刘病已懂事后,知道自己在监狱中长大,而把自己关进监狱的就是自己的曾祖。但是武帝在弥留之际还是记起了他,留下遗诏让掖庭供养自己。

    刘病已听过很多有关武帝的故事,他很崇拜武帝,然而也是武帝让他变成了孤儿。

    “先帝雄才伟略,行事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揣测的,病已你也别多想了。”

    张彭祖提起武帝时,脸上也有隐隐的崇拜,想想如今专权跋扈的大将军霍光当年武帝在时是如何的谨慎小心,就知道武帝有多厉害。

    “是啊,说不定他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刘病已想着自己曾经在监狱里长大,想着现在看着悠闲,实则尴尬的身份便有些气恼起来。他看似每天开开心心,其实他的内心不知道有多纠结,多迷茫。

    刘病已有时候甚至感到一种无行的压力让他快要窒息,他不知道到了及冠他该如何是好。像其他落魄的宗世弟子一样,四处去求一个差事,然后处处看人脸色?他是皇曾孙,他怎么可以那样卑微的活着!

    人人都说刘佛陵这个皇帝可怜,可是刘病已可以想象今后他比刘佛陵要可怜千万倍,至少刘佛陵只用看霍光一个人的脸色,他将来可是要看很多人的脸色。

    想到这里,刘病已的脸就火辣辣的痛了起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庞,摸了摸那天霍禹的车夫用鞭子抽到的地方。一想到将来有可能连一个车夫都敢来欺侮他,他就要发狂。

    然而,刘病已并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一切,而且只能默默的承受,就像他喜欢的许平君就要嫁人了,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人。

    “先帝肯定是真心的,病已你别多想。”张彭祖头一次见到刘病已的脸这么阴郁,赶紧说到。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刘病已给了张彭祖一个灿烂的笑脸。

    刘病已接着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心中默默的祈祷自己的祖父保佑自己,给自己带来好运。

    卫太子刘据泉鸠里是很有声望的,若不然当年那个卖草鞋的贫困人家也不会冒死收留卫太子,最后因与前来抓捕太子的人搏斗而死。此事过后,卫太子更是家喻户晓。

    拜祭完自己的祖父之后,天色已不早,刘病已和张彭祖准备到附近的村庄去借宿一晚。刘病已他们来到村口,见那里种着一小片斑竹,点点斑迹如泪痕。刘病已和张彭祖觉得好奇,便下车来观看。

    “这是卫太子当年遇害的地方,所以村民们便在这里种了一片斑竹来纪念卫太子。”一老者见他们俩左右打量着竹子说道。

    刘病已和张彭祖闻言都肃然,当泉鸠里的百姓得知刘病已就是卫太子刘据的后人,免不了把刘病已好好的围观一番。而刘病已这个平民的皇曾孙总是很亲切的与百姓们交谈,更让泉鸠里的百姓感到高兴。

    刘病已借着卫太子的余泽,再加上他的好脾气在民间也是很有声望的,从他出了长安城,一路上不知被人围观了几多回,而他也早已习惯了这种被围观,甚至是享受,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对自己将来的生活重新燃起希望。

    “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住一晚吧,去看看卤阳湖的美景。”

    来到长安效外的莲勺县时,刘病已对张彭祖说到。他早听人说莲勺县的卤阳湖纵广十余里,湖水却是咸的,里面却还有许多小鱼。

    “不就一个湖不,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听说湖边到处都是晒盐的人,要去你去,我不去。”

    张彭祖皱着眉头说到,张彭祖到底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不喜欢和下层人打交道。可是刘病已每次一出去都遭到这样的人围观,而且刘病已还和这些人特别聊得来,每每把他凉在一边。他一想到明天要是去卤阳湖,刘病已一准又要和那些晒盐的人聊个不停,他都不想去。

    刘病已看了看张彭祖,心里知道他在想什么,便说道:“那我们明天分头行动,我一个去卤阳湖,你去街让逛逛。”刘病已谨记着澓中翁的嘱咐“细辩民间”,要了解民间自然要和最底层的人接触了,而且那些人都对他这个皇曾孙是真的好。他与他们在一起呆着,心里也舒坦。

    卤阳湖产盐,也被当地人称作盐池。果然,刘病已一到卤阳湖就和周围晒盐的百姓聊开了,众人一听说是皇曾孙来了,也纷纷的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

    “哥哥,哥哥,你快看,这里有鱼,好漂亮的鱼!”霍成君兴奋叫到。

    可是喊了好几声,霍禹也没回应她,霍成君便翘起小嘴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哥哥,却见霍禹一脸凶狠的看着什么。霍成君顺着霍禹的目光瞧过去,只见就是一群人围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哥哥,怎么了。”?霍成君有些怯怯的拉了拉霍禹的衣袖问到,她从未见过霍禹这么凶过。

    “哦,没什么。”?霍禹醒过神来笑着对霍成君说道。

    “那里那么多人在干什么?”?霍成君见霍禹微笑了,马上活泼了起来,好奇的问到。

    “不过是一些下等人,管他们干什么!”听到霍成君一问,霍禹的脸又不自觉的阴沉了下来。

    “哦。”见兄长如此表情,霍成君也不敢再多问。

    刘病已跟盐池边的百姓一聊就忘记了时间,眼看着天色暗了起来才想起回客栈。刘病已一路小跑着向客栈的方向跑去,突然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按在地上,接着眼前一黑被人套进了麻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