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公孙病已(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啊,你干吗?”刘病已从睡梦中惊醒,发现张彭祖正在以看怪物似的研究自己。免-费-首-发→【追】【书】【帮】

    “看看你睡觉的时候是不真真的发光。”

    张彭祖有些失望的说道,不知何时起,街上就传言皇曾孙刘病已睡觉的时候,身体会发光,所以他为了看个究竟,天没亮就来到尚冠里刘病已的住处。

    张贺为刘病已请了一个老嬷嬷来照顾他的生活,张彭祖常来,所以不费劲的就敲开了门来到了刘病已的卧室。

    “这么早,你就来看这个?无聊!”刘病已见外面还麻麻亮,便拉住被子想再睡一个回笼觉,也不再理张彭祖。

    “哎,你干啥,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刘病已直接惊坐起了身,有些恼怒的看着张彭祖,他睡觉最恨有人打扰了,刚刚张彭祖居然又从脚头去掀他的被子

    “他们还说你脚底下长有长毛,我看看呗”张彭祖一边说一边继续去捉刘病已的脚,想看清楚。

    “是啊,好长好长的毛,就是不给你看。”

    刘病已见是睡不成了,就索性起来与张彭祖打闹在一处,不过到最后,张彭祖也不知道刘病已脚底下是不是有长毛。

    两人打闹了一会,便起了床,用过了早膳,便出门走向澓中翁的宅子。

    “张叔好!”

    “李婶早上好!”

    “王哥,这早去街上耍啊!”

    刘病已走了一路,逢人就打招呼。

    “你才住过来不过一两年,这些人你怎么都认得。”张彭祖有些惊奇的问到。

    “每天都遇到,遇到的次数多了就熟了啊。”刘病已不以为然的说到。

    “佩服!”张彭祖无话可说,他没想到刘病已的人缘好到这种程度。

    “佩服!”

    朝中大臣们心中暗自说道,他们所佩服的自然不会是刘病已,而是一个叫眭弘的鲁国符节令。

    这一年的正月,泰山有一大石自己就立了起来。这块大石有一丈五尺高,得四十八人才能牵手环抱,入地有八尺深,下面还有三块石头像足一样撑在下面,引来了当地数千百姓的围观。

    ,与此同时上林苑中有一棵原本已枯死的柳树自己也复活了,并且发出的芽上长了许多新叶子,还有虫子在树叶上啃咬出“公孙病已立”的字样。

    出了这样奇异的事,官吏百姓议论也是常事,大家也纷纷的猜测着这是什么征兆,本来大家都认为这事热闹一段时间就算了,可是这个叫眭弘的鲁国符节令还真敢讲,硬是给朝廷上了一封奏书。

    “大石自立,枯树复生,当有一位平民百姓成为天子。枯树复生是不是预示着以前被废黜的公孙氏家族该当复兴!汉天子为帝尧的后代,有将国家传给别人的命运,所以应该访求公孙病已这个人,并将帝位禅让给他,自己退下做一个拥有一百里封地的列侯,以顺应天命!”

    以上便是眭弘所上书的内容,这个人还真敢讲!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公孙病已是谁?是不是真的有个平民百姓要当天子?

    朝堂上安安静静,可是大臣们的脑海中却是飞速的转动着。

    “公孙病已,公孙病已,公孙刘病已,卫太子已经逝世十多年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不死心。”

    刘佛陵在心中也默默的念着,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刘病已那张嬉笑的脸。刘病已是卫太子之孙,也可称为公孙的。然而他并不准备做什么,要做什么的是大将军霍光,只要让大将军霍光头痛的事,他都不反对,哪怕是让他退位的事。

    大将军霍光首先便将眭弘以妖言惑众的罪名给处死了,并且严禁这封奏书的内容流传出去,然而不知怎的,这封奏书的内容还是让京城的百姓知道了,一时又掀起千层浪。与此同时,人们看待刘病已的眼光就又多了一层深意。

    强势霸道的大将军霍光面对强烈的舆情也无论为力,他能把眭弘杀掉,总不能把所有传播这件事的人杀掉吧。

    至于刘病已,虽然霍光大将军也明白眭弘上书真正所指的人是谁,但是眭弘并没有明言,刘病已在民间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他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把刘病已杀掉,更何况他自己的身份。

    正在此时,大将军霍光又得到密报,匈奴单于派犁污王刺探大汉边境情况,并准备对酒泉、张掖一带大汉兵力比较弱的地带进行试探性攻击,打算收复他们旧有的地区,平稳了一到两年的边境眼看又要燃起战火了。

    边境无小事,大将军霍光只有将“公孙病已”这个谶语也只有暂时放下,由民众去传了。他以小皇帝刘佛陵的名义给边塞地区下了一道强加戒备的诏命。

    果然没有多久,匈奴右贤王、犁污王率领骑兵四千分为三队,侵入日勒、屋兰、番和三县进行抢夺。好在大汉早有准备,张掖太守、属国都尉迅速发兵反击,匈奴大败,仅逃脱数百人。并且属国的义渠部落王将匈奴犁污王射死。大汉因而赐给他黄金两百斤,马两百匹,并封他为犁污王。匈奴经此大败,再也不敢再侵犯张掖。

    待战事平定,大将军霍光也不好再旧事重提,更何况这些年,从未央北门的黄衣男子到今天的公孙病已,也说明了民心所向,卫太子的影响力一直都在,他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处理办法来。他虽暗中派人调查这两起怪异是何人所为,然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只好不了了之。

    “当年卫太子也确实冤屈,总得给民众一个发泄的渠道吧。再者吾紧捂大权,那些人也只是嘴上说一说,又不能怎么样。”大将军霍光如是想。

    “公孙病已当立,公孙病已当立。”

    十四岁的刘病已心中也默默的念着这句话,本没有奢望的他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希望。买饼被追逐,睡觉有异常、脚底长毛、公孙病已当立等等奇异事情的发生,总让他觉得冥冥中有一股力量终将引导他走向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然而他终究只能将这样的想法深山埋在心中,毕竟这个想法对还是一个平民的他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同时刘病已也对留给他种种奇遇的祖父卫太子以及完全改变了他的命运的曾祖武帝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想去看看他们。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