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裂痕(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岳父大人,有列侯与公主配婚的惯例封侯,你看丁外人与盖长公主现两情相悦,不如按惯例也将丁外人封个侯?”上官安已不知第几次说这句话了。★首发追书帮★盖长公主一出手就让上官安之女上官莲儿当了皇后,上官安自然感激不尽,但一心开始履行自己的诺言,为丁外人谋求封侯。没想到大将军霍光每次都以丁外人并不是什么正经人,只是盖长公主的宠男为由拒绝。

    “汉家可没有封男宠为侯的惯例,此事你不必再提!”大将军霍光又不出意外的拒绝了。

    当初他们绕过大将军霍光将上官莲儿召入宫中,并立为皇后,对此霍光虽有不满但也不好强加干涉,始终保持沉默的态度。立皇后之事,上官安可以绕过他,那么丁外人封侯之事,他到要看看他们有没本事绕过他大将军!

    上官安见霍光拒绝的坚决,自知再纠缠也无益,只好怏怏的回家。但上官安曾经承诺过丁外人,若把这件事办不成,心中对长公主、丁外人实在有愧,而且自己的女儿还需长公主在宫中照拂呢。

    上官安思来想去,决定去请自己的父亲上官桀出面,心想自己的父亲的面子,霍光总得给吧。左将军上官桀听了自己的儿子上官安所说,自然是一口应允。

    “大将军,盖长公主是先帝唯一在世的公主,如今她与丁外人有意结合,封侯不过是大将军您的一句话,汉家又有先例,何不给盖长公主行过方便。”上官桀说道。

    “先帝将国之重器托付给我等,我等怎可私相授予!”大将军霍光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变的样子。

    上官桀一见霍光这情形,自知为丁外人求封侯无望,但想着盖长公主和丁外人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若自己不回报一点什么,实在是愧对他们。于是又硬着头皮说到:“话虽是这样讲,但是总不能太抹了盖长公主的情面,不如拜丁外人为光禄大夫如何?”

    “光禄大夫需要应对皇上的问答,丁外人无材无德,如何担当的起。”大将军霍光仍然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上官桀自知再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自讨没趣,只好灰溜溜的回家。

    “先帝在时,父亲位列九卿,本在霍光之上。如今我父子并为将军,又是国戚。皇后是我的女儿,他霍光不过是外祖,反而专制朝政,什么事情都得他批准,真是欺人太盛!”

    上官安本以为自己父亲出面能把事情办成,没想到跟自己一样碰了一鼻子灰,一想到此事无法与盖长公主交待,不觉恼怒异常,对大将军霍光的怨恨更深,直称其名。

    上官安的这句话直击自己父亲上安桀的心底,同为辅助大臣,他霍光凭什么独霸权柄!

    然怒归怒,当前的这事得解决,上官父子两人相对而做,埋头苦思,终于同时想到一个人燕王刘旦。燕王刘旦是武帝的儿子,如今小皇帝刘佛陵同父异母的哥哥,几次想当皇帝都没得逞,心中也是怀怀怨望。上官父子便私下差人与刘旦结交,求他上书为丁外人封侯。

    燕王刘旦想当皇帝一直没当上,那也是郁郁不得志已久,见上官桀父子来与他交结,心中大喜。想借此联络朝臣,做为党羽,以图帝位。燕王刘旦马上依言给小皇帝刘佛陵上了一个折子,折子开始是引用了一个典故:

    当年子路的姐姐死了,一年后他还不脱掉丧服,其师孔子批评他。子路回道“我不幸,没有兄弟,因此不忍心脱掉为姐姐所穿的丧服。

    典故讲完了,便接着写道:“看人过失,就可以知道他的仁与不仁。现臣与皇上只有盖长公主一个姐姐,盖长公主幸有丁外人待之,丁外人宜受爵号。”

    折子当然是由上官桀递给刘佛陵的,刘佛陵虽然是一个木偶,但不是傻子。他看了看这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折子,想着这个自己刚继位就差点造了自己反的哥哥,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帮盖长公主说情。

    “封侯之事,需与大将军定夺。待明日大将军来了再议吧。”刘佛陵微笑着说到,霍光把持着朝政,得罪人的事情自然也是该他来做。

    “皇上不过为自家姐姐所爱之人谋一个爵位,又有燕王刘旦和本将军的支持,此事何需大将军霍光定夺。”上官桀说道,他本想着像立后一样,将此事绕过霍光,没想到刘佛陵这个小皇帝这里出了问题。

    “祖父也知朕这个皇上却是什么主也做不了的。”刘佛陵低垂着眼眸轻声说到。姐姐、燕王、还有眼前的这个硬塞过来的岳祖,若是有一人真心替他着想,他又何至如此!从他继位至今,他一直是孤独的,从来没有一个人真心能帮助他,金赏、金建只是他的玩伴。

    上官桀见刘佛陵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也不便再说什么,只好作罢,盼着霍光见到燕王刘旦的折子能良心发现,给丁外人封个侯。

    大将军霍光从来没将武帝这个造反都没水平的儿子放在眼里,再加上他与长公主、上官家串通一气,更加不会批。早在先前刘旦造反时自己便将他得罪了,自然不会介意再多得罪他一次。

    燕王刘旦为丁外人求封侯的折子不出意外的被驳回了,上官桀父子虽然恼恨异常,却也无可奈何。

    “长公主,不是安不为,确实是那霍光实在是欺人太盛,我将自己的父亲、还有燕王都搬了出来给丁外人说情。不想那大将军霍光自持甚高,不仅不给丁外人封侯,还说长公主您闺门不谨,身为贵主居然恣行**也是不顾廉耻。那丁外人不过是一个平民,私通公主,按律当斩,他不闻不问已是给了您极大的情面了。”

    上官安没有把事情办成,只好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说了一翻。

    “哼哼,他霍光到是正人君子,不知为何要私通原配的婢女,气死了自己的原配,又将那婢女霍显扶正。我刘家的侯爷竟然要等到他姓霍的来封,他就不怕他霍家将来像当年的吕家一样?”盖长公怒极反笑,仍然笑盈盈的说到,眼中的怨恨之情却是无比浓烈。

    “长公主,安先前也没想到大将军霍光如此不近人情,总之这件事是我没有办好,今后长公主有任何差遣,只要安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去办!”上官安原以为盖长公主会责备他,没想长公主提都没有提,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此事车骑将军不必放在心上,封侯之事来日方长,就先让大将军先得意一段时间吧。”盖长公主娇声说到,媚眼如丝,看不出有任何不快。

    “上官安诓我们立了他的女儿为皇后,事情也没办成,亏你还笑得那样开心。”丁外人封侯没成功,自然一肚子气。

    “你懂什么,上官桀本是先帝的托孤大臣,如今又是皇后的娘家,你以为上官家是可以随便攀上的。你没见上官安刚刚对我的那样愧疚的表情。不过举手之劳就卖给他一个大人情,将来若是上官家发达了,难道我还没有当年先帝的岳母馆陶长公主那样的风光?”盖长公主轻笑着说到。

    “你看我这脑袋怎么没有想到,还是公主聪明。”丁外人马上喜笑颜开的说到。若盖长公主成了馆陶长公主那样的人物,那他便是董偃,当年的董偃荣宠一时,可是他的膜拜的前辈。

    不久,盖长公主给上官家送了一个礼。上官桀的岳父有一个宠爱的太医监充国,仗着外戚的势,竟然无故闯入殿宫中。宫中的侍卫先确实不敢得罪于他,便去禀报了大将军霍光。

    大将军霍光已与上官桀产生间隙,而上官安自从成为国仗,也越来越骄纵,没有规矩,自然想灭了上官家的威风。二话不说,就让人将那个充国拿下了,并交给刑官复奏,按律当斩。

    上官桀碍于岳父的面子硬着头皮又找大将军霍光求情,霍光本是要杀杀上官家的威风,肯定是不允的。冬月将近,行刑期也近了,眼看充国一命不保。最后还是盖长公主出面,替充国献了二十匹马,为他赎罪,才减刑免死。

    从此之后,上官家更加感激盖长公主,当然也更加怨恨霍光。

    手握大权的大将军霍光自幼跟在武帝身边,学会了武帝的霸道,手握着刘佛陵这个小皇帝,敢得罪上官家,自然就不会怕他们,但随之而来的一件事情,着实让他惊恐了一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