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全是狼(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佛陵此时正坐在新修好的游商台上,但并不是游玩,此时的他正独自一人坐那里,一脸阴郁,其他的人包括金赏和金建都被他遣到别处去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就在这几天那些大臣们的奏章就像雪花一样飞了过来,差点将刘佛陵淹没,都是劝诫谏阻他这个皇帝再不要大兴土木修造宫殿。

    看着那些奏章,看着一脸淡然的霍光,刘佛陵气得差点哭了出来。这些人都欺他,他只不过一个池淋,他们就将他说得如此不堪,他可没听说当初有人敢给他的父亲上这种奏章的。

    刘佛陵的心中此时对霍光充满的厌恨,这个人夺他的玉玺,让他在朝堂是做一个木偶也就够了,难道连生活上也要做他的木偶?

    “朕知道了,朕从今日起再也不去淋池了。”刘佛陵强忍着眼泪,高傲的说到。他是皇帝,他怎么可能向一个臣子示弱!

    “母亲,这就是你拼了性命为我谋得的东西?值得吗?”刘佛陵在心中悲哀的想到。母亲当初不停的跟他讲做皇帝有多好多好,让他在父亲面前好好表现,要讨父亲的喜欢。为什么如今他当了皇帝却像一个囚犯,还没有当初那样快乐了?

    “哈,原来你在这里!”刘病已从后面蹿了出来,大声的叫唤着。

    “怎么又是你?”刘佛陵皱着眉头说到。

    “哥哥,你不开心?”刘病已看着满脸阴郁的刘佛陵问到。

    “不要叫我哥哥!”刘佛陵条件反射的说到,眼前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孩子按辈份应该叫他爷爷才对。他努力的想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放松一些,可是怎么也做不到,如果现在拿一面镜子来照,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是阴郁的可怕。

    刘病已了着实被刘佛陵的表情吓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刘佛陵,过了半晌才又笑着说道:“哦,应该叫你皇上,张叔说你是皇上,你说的话谁都要听的,是不是?”

    刘佛陵听到刘病已这句话,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跟前的这个瘦小的小男孩子,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这里玩啊。”刘病已想了会儿才答道,他来这里只是因为张贺跟他讲了不让他来,来这里干什么,他也不知道。

    刘佛陵看着面前似乎不知道悲伤为何物的男孩子突然有了一种想倾诉的冲动,他指了指自己的身旁对刘病已说:“坐过来,讲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刘病已见刘佛陵说要讲故事,马上跳了过去乖乖的坐在刘佛陵身边,自然的将两只小手放在刘佛陵的膝盖上。刘佛陵不自然的将腿向旁边挪了挪,没想到刘病已也顺着他挪的方向前凑了凑。

    “皇上哥哥,你要讲什么故事。”刘病已问道。

    “不要叫我哥哥!”刘佛陵更正道。然后他看见刘病已一脸委屈的看着他,模样可怜之极,叹了口气,便开始讲他的故事。

    “有一个人家里有很多钱,他死的时候选了自己最小的儿子继续他的财产。”

    “很多钱是多少钱?”还没等刘佛陵继续向下讲,刘病已便插嘴问到。

    “等我讲完,你再问,嗯。”刘佛陵皱眉看了刘病已一眼,又继续讲了起来。

    “那个人怕他死后他的遗产被他的妻子夺过去了,就把他的妻子杀了。可是他最小的儿子年纪还很小,根本守不住那么多的财产,于是他委托了四个平时他最信任的,对他非常忠心的奴仆来帮助他的小儿子守财产,并且还给他最小的儿子留了一个姐姐照顾他。”

    刘佛陵讲到这里的时候,神色就有些痛苦。刘病已看他停顿了下来,本想问句“后来呢”,可是想到他刚刚说的话,于是就忍住了没有问,眼神却是很急切的看着刘佛陵。

    “第一个人的儿子是那个人有钱人的玩童,就因为跟那个有钱人的婢女嬉戏,被他的父亲给杀了。所以那个有钱人觉得第一个人很忠心。那第一个人确实是很忠心,可是好人命不长,第一个人没多久就死了。”

    刘佛陵讲完金日看着刘病已张的大大的嘴巴,眼里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当初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也是这样的表情,不过后来他懂事了,每次看到金赏和金建的时候,都在想金日是因为真的忠心于武帝才杀掉自己的儿子,还是怕自己的儿子以后行为不端牵连到自己才杀掉自己的儿子的,这个答案恐怕只有金日一个人知道了。

    “第二个人是因为臂力过人而被那个有钱人看中而被安排去养马,有次那个有钱人病人,等身体好了后去看马,发现马都很瘦弱。那个有钱人大发脾气,而第二个人却哭着说是因为有钱人病了,他没有心思照顾马。以后那个有钱人就很宠信第二个人,认为他是真心爱自己。”第二个人自然是上官桀,刘佛陵不知道上官桀是不是真的忠心,他只知道,霍光休息的时候,所有的凑折是经过他看了,才能传到自己的手中来的。

    “他骗人!”刘病已终于忍不住插话到。

    “你怎么知道他在骗人?”刘佛陵稍稍愣了下,问道。

    “以前跟祖奶奶在一起时,祖奶奶最疼我了,有时候我做错了事,怕祖奶奶打我,我也会假装哭来骗祖奶奶的。”刘病已说到。

    “是啊,连你都知道,可是那个有钱人却以为他对他很忠心。”刘佛陵语气里有些许的讥讽。

    “第三个人因为精于计算、会理财而被那个有钱人看中,他确是为那个有钱人赚了很多钱。可是自那个有人钱死后,他就到处夸耀自己的功劳,想多捞一些好处。”刘佛陵想着像桑弘羊这种兴利之臣的忠心有几份可靠。

    “最后一个人,小心谨慎,跟在那个有钱人身边二十多年竟然从来没犯过一点错。他连走路的步伐都一样大,有钱人赐给他婢女他从来不敢亲近。你说他厉不厉害,可谁又想到他却在家里跟自己夫人的婢女勾搭在一起,而将自己的夫人活活气死。”

    刘佛陵想着低调的霍光,却在武帝走后不久天下人都想闻其风采,却从来没人知道他这个小皇帝,脸上的讽刺意味就更深了。

    “那有那个留下来照顾那个小儿子的姐姐,也从来没有照顾过那个小孩,每天人影都看不到。看到的时候,就是那个姐姐想起了要打那些遗产的主意。”

    刘佛陵将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在脸中过了一次,他的她的印象并不深,他有时一连几日都看不到她,不过也好不见两不相厌。可是这个姐姐难得见一次,见了竟然跟他提纳妃的事,他今的才九岁!

    “那些留下来照顾那个人最小的儿子的人,等那个人一死,都从忠犬变成了白眼狼。从来没有照顾过那个孩子,都把那个人的遗产当成自己的,每天都在打那个遗产的主意,生怕被其他几个人多分了去。你说那个那有钱人的儿子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刘佛陵说到此时,有种生不入死的感觉,这本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

    “那把他们全都赶走啊!”刘病已其实并没有完全听懂刘佛陵在说什么,只是知道那些人对那个孩子不好。

    “赶走,谈何容易?那个小孩根本没有能力将他们都赶走。”刘佛陵叹了口气说到。

    “那等那个小孩长大了就可以把他们赶走了啊。”刘病已说到,因为每次他要做一些事情而祖奶奶不让他做的时候,总是对他讲,等你长大了就可以了。

    “或许吧。”刘佛陵却在想这样度日如年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这里的低光荷就送与你了,我以后不会再来了。”刘佛陵说完这句话便离开,走着走着猛的一回头,就见刘病已正跟在他的后面有模有样的学着他走路。

    刘病已发现刘佛陵突然转头看着他,便冲刘佛陵呵呵一笑说道:“我觉得皇上走路很好看。”

    “回去吧,不要学我。”刘佛陵说了一句不再理刘佛陵直往自己的寝殿宣室殿走去,却远远的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盛装打扮的妇人站在宣室殿门口,刘佛陵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